38.敖寸心酒醉诉心愁

作品:《[宝莲灯后传]三生离别(戬心)

    行至膳厅,殿内除了梅山三兄弟、哪吒三太子和哮天犬外已无了旁人。见三公主真同杨戬一道前来几人倒有些许惊讶,而后皆是悦目相视礼貌的唤了句。再看那哮天犬,悄麽麽地蹲在膳厅中木柱一侧偷瞄着好似有些拘谨,好在场面还算和谐。

    “三公主你可觉好些了?”哪吒上前问道。

    “多谢三太子,已经无事了。”

    哪吒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桌案菜已上齐,杨戬望了眼,除了些荤腥之类其余素菜之色皆是品相精致,杨戬低眉片刻心知是众兄弟有心。这边,梅山老六拿着碗筷却未再动作,他朝大哥望了眼显得有些踌躇,毕竟这碗筷究竟要如何摆放还是有些难办。

    用餐一事于杨家人而言自来便是亲朋相聚合乐佳时,所以长久以来无论是从前的杨府,还是如今的真君神殿都不喜分餐,一席人围桌而坐方才显得热闹。只不过后来那些年,真君神殿也没什么众人同食的机会罢了。话再说回来,道是早前这西海三公主是杨家女主人的身份,自然跪坐于杨戬身旁斟酒布菜,而如今这三公主若真是客身自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可现下众人确实琢磨不定,若弄巧成拙反而不好,只看杨戬的意思。谁知这杨家二爷在此事上倒是全无感知旁人迟疑,只同那三公主轻声道了句:“先坐吧!”,至于究竟坐哪儿也不指明。众人互相望了眼,只待那三公主自行选位落座便是。

    敖寸心默了片刻,而后在主位右侧坐下。见杨戬未说什么,众人又互相望了眼,随后相邀入席,便算正式开始了。

    碗筷摆置完毕,哪吒虽是坐在了杨戬的左侧,可也深知今日自己算不得主宾,只是那两位主人公似有些无话可对,哪吒不禁眼珠转了一转说道:“二哥,今日难得与三公主和众兄弟同桌一聚,你不得拿些好酒出来助一助兴?可别舍不得啊!”

    杨戬还未作答,那梅山老大却先替着回了话:“三太子,你又不是不知咱二爷平时不喜饮酒,闲暇得空儿也就我们几个会贪几杯,二爷最多陪着小酌三两的。若说好茶定有,这酒麽…”

    哪吒不禁皱了皱眉叹道:“我原想着二哥做了这许多年的司法天神,此前虽是那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可毕竟威高权重,那些个不知死活提礼登门的定不在少数,没想到今儿这好酒却是喝之不成了。下次哪吒给二哥你带几瓶,也好让兄弟们品一品。幸好今日大圣不在,否则指不定又要笑话取乐了。”

    众人皆听得出哪吒之言本是玩笑话,可一旁哮天犬却当了真。毕竟那孙悟空总有事没事儿喜欢同他主人争个高低,虽说多数都是玩闹,可即便如此,他哮天犬也是事事偏他主人取胜的,于是急忙应承:“谁说我主人没有好酒的!那吕洞宾不刚送了些八仙醉麽!”

    杨戬眉头突然一丝微蹙,神情间竟闪过一缕旁人不曾察觉的严肃,不过也只一瞬,随即又复了平静。

    “吕洞宾?”听此哪吒倒来了兴趣,提眉向哮天犬看去。

    这“八仙醉”本是那八仙之首的吕洞宾自创的仙酒,听说酒成之后送于其余七仙品尝,谁知喝完皆是神醉入迷不知所以,所以取名“八仙醉”。只是那八仙本属地仙,与他们这些人交集自也并不许多。因而虽是听闻此酒有名,却也从未喝过。

    “传言这八仙醉喝了能让人忘却一切也不知是真是假。”

    见哪吒这般自语,那梅山老五开口回道:“若真如此,他又怎知这酒是他自己所制?”

    听此一句众人一愣,而后接连摇头叹笑,觉得这话甚是有理。

    “二哥,你同纯阳真人还有交情?”哪吒凑到杨戬身旁问到。

    “此前凡界偶遇攀谈了几句倒算不得深交,哮天犬不说我竟忘了。指着这酒忘却一切怕是不能,可既是好酒,解些烦忧还是有的,今日正好拿出来同兄弟们共品。”

    说着,八仙酒便已上桌。众人斟满,敖寸心的杯中也象征性的填了些许。见杨戬举杯,众人便一道相随。

    “众位兄弟,此一杯杨戬先敬各位。杨戬,谢过了!”

    “同敬二爷!”

    “同敬二哥!”

    众人一饮而尽,而后便是大呼好酒!饮毕,相请提筷食物,杨戬轻侧了身同敖寸心说道:“这些皆是此前药王谷留存下来的仙草所制,对身体有好处,且多用些吧!康大哥知道你平日多爱食素,自也吩咐厨房以素食居多些。”

    见杨戬如是说,康老大也随着应了句。敖寸心默了小会儿,而后微微低首

    “多谢真君,多谢康大哥。”

    众人相视了眼未有多言。说来这三公主同二郎神君也曾夫妻千年,只是二人婚后不睦,三公主为妻是何模样在座众人并未真正看到眼里,可耳中传言不断,且大都是些不佳的词耳。如今这般虽有身份变化之故,可毕竟过去那么多年,风风雨雨间,莫说她三公主与往日大有了不同,这一桌之上又有谁是从未变过得呢?话再说回来,这三公主如今虽是由主成客,这客与客间亦是大有不同。说到底,即便没了那一纸婚书所定的身份,光凭早前屋中一幕众人也看得出,这二人在彼此心中终究还是不会同了旁人。

    少食些许哪吒已喝了五六,眼看又满了一杯。只见他朝杨戬抬酒,杨戬眉头轻提随即举盏相迎。哪吒的面容已尽显无限情绪,而这情绪为何众人皆知,只见他轻咽了口气后道:“二哥,这杯酒哪吒敬你。过去种种,皆如此杯。哪吒…赔罪了。”说完便是一饮而尽。

    杨戬低眸未言,片刻后亦一同饮下。

    席间稍有些许静默,过了些时,只见那梅山三兄弟亦携壶带酒起了身行至杨戬身侧,杨戬见状即刻提衣而起。

    “二爷,原本我们几个该一一敬过才是,只是你不宜多饮,我们三个便就此一道儿了。第一杯先干为敬。”

    一盏已入,那三兄弟即刻又满了一杯。杨戬本欲随饮却被康老大拦下。

    “二爷,三杯为敬,这前两杯你若真当我们是自家兄弟,就受下吧!”

    见此杨戬默言,心中亦有一二。

    “康大哥,杨戬何曾不当诸位是自家人,可既是自家人又何须这般多礼?”

    “今日其它三位弟兄不在,我们多喝几杯本也应当。”说着,亦又一饮而尽。

    两杯已过,这第三杯梅山兄弟终是不再阻拦。只此之时,八目共对,虽还未言却已思绪纷飞。

    “二爷,我们几个皆不是能言会道之人,只八字同生共死,万死不辞!”

    杨戬心间微颤。字字铿锵,更字字入心。

    “同生共死,万死不辞!”

    “干!”

    敖寸心一直在旁静看,心中却是动容。三百光景,那说书人口中的故事虽有填墨加彩之嫌,道得大都也是实情。他确是位高权重,可确也负重前行。于上虚与委蛇,于下狼皮裹身。直至最后人人都只当他是只恶狼,更齐齐鄙之。周围无了知心之人,而心中孤寂无人可倾可诉时又该是怎样一番涩苦。从前她虽恨过他这般重之兄弟情义,可如今身在局外却好似懂了些许。

    敖寸心浅阖了下眼眸,心道“还好。还好。”

    众人回了桌,食食、酌酒、轻谈。

    忽闻有人唤自己,敖寸心一愣。回神看去,原是那三太子举杯而来,不免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三公主,这杯酒哪吒敬你。”

    敖寸心静了片刻,自知哪吒所敬为何,不禁以余光微看了眼那主位之人,而后抿了抿唇,扶袖提壶欲要斟酒。谁知还未倒下,一只手便阻上前来。

    “你身子还虚莫要多饮。”

    敖寸心朝那手的主人望去,回道:“三太子既是满杯,我又怎好以半数相敬岂不失礼?”

    “哪吒兄弟自不会在意,你意思些也就罢了。”

    哪吒一旁应和。“那是自然!二哥说得是。咱们本就是熟识,三公主身体要紧,喝不喝酒又何妨。”

    那敖寸心却仿佛未听见一般,只默了片刻,而后同那人一字一句轻声说道:“这番场景于寸心而言怕是难再得,真君今日便也允了我一同尝尝这醉倒了八仙的秘酿吧!”说完便轻轻淡淡的看着杨戬,唇边似还含着一抹若有似无的苦味。

    众人瞧着也不好插话,这二人对谈间礼数不缺,却也品得出些故作生分的意味,一时间倒是桌间皆静。

    杨戬浅浅叹了口气,似是明了那女子心中所期,而后又深深看了那女子一眼,终是撤手。见此,哪吒虽还是觉得稍有不妥,可三公主心性执拗他是知道的,如今二哥既已松口自己又何必再行推脱。于是,二人终是一同饮下。

    美酒入喉,虽是爽滑且留一丝回甘,可于敖寸心而言多得不过还是些辛辣之味。她是不懂酒的,自然也喝不出个好中差来。只是不知怎的,即便如此,这一口过后她竟仍觉甚好,于是便又满了一杯。只见她朝左侧执酒,面向白衣之人说道:“原本方才那第一杯酒当敬真君才是,倒是寸心失了礼数。不知真君大人可愿脸,同寸心饮这第二杯?”

    起先杨戬未有抬眸,似是思了片刻,而后终是一抚衣袖,尽杯斟满。

    “我原有三谢,只此一杯倒是讨巧了。”

    一谢今日款待,二谢多日照拂,三谢相助西海,这三谢大抵如此。杨戬朝那女子望去,心知她定是听进了自己方才之言。心苦难消,忧思难解,若真能一饮解千愁,大醉一回又何妨?杨戬收了目光又低眸深思一刻,罢了!

    “既有三谢,那杨戬陪三公主共饮三杯就是。”

    敖寸心一愣,不禁嘴角轻咧道:“如此甚好。”

    扶袖执壶,斟酒三旬。众人看着,虽知这二人都最好少饮可皆未阻拦。三旬过后,那敖寸心便将酒壶拿了来。

    “真君今日就酒尽于此吧!既是款待我,剩下的就由我代尝了。”

    “三公主,你这刚醒就饮这么些酒,也是不妥呀!”

    见敖寸心如此,那康老大到底开口劝了句。敖寸心回神而望不禁笑道:“我无事,只是这八仙醉难得,倒是不舍放手呢!寸心还未谢过康大哥几日照拂,叨扰了。”

    说着,竟又满了一杯。刚欲举杯那杨戬却伸手掩了杯口。女子眸中已微显迷离,杨戬不禁低眸而后道:“今日我不拦你,只是先吃些菜再饮吧!”

    敖寸心抿了抿唇,缓了片刻。

    “此杯是敬康大哥的,既已满上怎好半途放下?”

    杨戬心下轻叹。

    “此杯过后,不可再急饮了。”

    敖寸心偏头一笑。“好!”

    梅山老大明了意,随即举杯抬手相应。

    “三公主倒是折煞我了,倒该是我们敬三公主才是。”

    “康大哥,从前…”话未说完那敖寸心却闭了口,过了好一会却是一声叹笑,继而又道:“罢了!寸心谢过。”

    梅山老大定了小会儿,心中似也明了一二。而后虽三公主一道,同将那杯中酒一饮而尽。

    此杯过后,敖寸心果真听话的放了酒盅夹了些菜吃。杨戬是知她酒量甚浅饮不了几杯的,所以今日才任了她去。只是八仙醉不虚,那敖寸心此刻便已显了醉意。见她持筷尚不利落,杨戬望着不禁便替她布了几次。敖    一秒记住域名m.3qdu.com

    寸心倒也未抬头,只将碗中物往嘴中浅浅地送,可到底未进几口,便摇摇晃晃向一侧倒下好似是要睡去。杨戬眼疾手快即刻扶上肩头,低头轻叹了片刻,而后向众人望了眼。

    “众兄弟慢用,杨戬先送三公主回去。”

    说着,便将那敖寸心横抱于怀中往了东苑去。

    席间众人只相望了眼,再未多言。

    “我不是没有想过一了百了。蛟族余孽,若有朝一日身份暴露,西海必遭雷霆之怒。可我怕即便以死谢罪天庭依旧怒火不熄,到时再无人供天庭处置泄愤,又会殃及何人?我到底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

    杨戬眉头紧锁,闭眸深叹。敖寸心,如今你竟已连死都不怕了麽?

    “你不会有事,西海也不会。杨戬保证。”

    不知是因那酒醉之故,还是男子之言,怀中女子竟好似浅浅睡去。杨戬望了眼,忙加快脚步向东苑走去。

    “杨戬,钟毓这名字你可觉得好听?”

    敖寸心突然没来由的一句倒让杨戬有些不知所以,不禁轻声问道:“钟毓是谁?”

    内容由m.3qdu.com手打更新

    女子淡淡一笑未有作答。杨戬见她眼神迷离亦不知是醉是醒,只是未过多久,见她终是缓缓阖眸沉沉入了梦中。

    屋内女子睡得安稳,眉目更显安宁,不知是否真是因了那八仙醉的缘故。只是杨戬却依旧眉头不下,心绪万千。敖寸心所担心的亦是他所忧虑的,只是他决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亦不会让她有事。杨戬静静望着眼前之人,不禁掩声轻叹。

    房中寂静,针落亦可留声。男子正欲起身离去,却忽闻榻上女子喃喃梦语,虽是说得极低,却也听得清晰。只是此话入耳,那男子却久久怔在原地,一动未动。

    若说那女子究竟说了什么,原只七字。

    “杨戬,我想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