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用兵器就算你输

作品:《我的18岁校花老婆

    残枫锐青刃一亮,慕容光的气势陡然大增,真气运转之间,刀锋处青光闪现,杀气凛然。

    “好刀!”夏天宇不由得眼睛一亮,心中暗暗呼唤小黑,“快出来看宝贝!”

    小黑打了个哈欠,探出脑袋扫了一眼,“草!空有其表的垃圾,你这是什么眼光啊?对付这种货色,你要是用了兵器,就算你输……少烦我,我睡了!”

    夏天宇尴尬的一笑,放弃了回车里取兵器的打算。

    “夏天宇,受死吧!”慕容光浑然不觉,大吼一声挥刀砍来,层层刀气翻滚着透刃而出。

    夏天宇双足一错,闪身进入了那层层刀山之中。

    小黑说的没错,这把残枫锐青刃的威势虽然看起来很大,但进入刀光笼罩范围之后才发现,这刀只是徒有其表,和夏天宇的那把剑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十招之后,夏天宇心中已经有了胜算,但是他有心看看这把刀还能有什么威力,同时也在寻找着一个一击必杀的良机,所以基本上一直是在闪避。

    他没有立刻出手反击,是不想给一旁正虎视眈眈的韩又商插手的机会,但却给了慕容光一个错觉。他本就自以为自己的功力比夏天宇高,现在看夏天宇一直没有还手,忍不住暗暗得意起来,夏天宇怕是已经快不行了,只要自己再加一把劲,就能把他打败!

    慕容光的一招一式速度越来越快,这也给了旁边观战的韩又商一个慕容光大占优势的错觉,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现在这样,恐怕是用不着他出手了!他虽然答应慕容光会帮忙,但他一旦出手,就是二打一的局面,日后要是被人知道了,总会落下一个胜之不武的坏名声。

    慕容光觉得自己胜券在握,而韩又商的心情也已经放松,两人表情的细微变化全部落在了夏天宇的眼中。

    这,正是他等待的时机!

    一个彻底废了慕容光的时机!

    夏天宇双目精光一闪,剑指轻颤,随着一股炙热的气息爆发,焚天破阵剑第三式骤然用出。

    一时间,刀光暗淡,刀山崩塌,慕容光气息一滞,眼中露出骇然的神色。他可是四重天巅峰的境界,虽说是靠着嗑药来的,但是也不应该被只有先天境三重天的夏天宇压过去!

    除非……夏天宇也是四重天!甚至五重天!可……这怎么可能?

    电光火石之间,还没等慕容光想清楚,形式已经陡然而变,慕容光身形急退,同时大喊道:“韩兄,快来帮……”

    他的话还没喊完,夏天宇那石破天惊的一指已经点出,炙热的剑气直接刺中了慕容光的丹田要害。

    “砰”的一声轻响,虽然表面上没有伤痕,但凌厉的剑气已经破开了慕容光的丹田,废掉了慕容光的功夫。

    慕容光“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如同被丢弃的布娃娃一样飞了出去,撞在了五米外的一棵松树上,沿着树干慢慢滑了下来。

    局势变化的太快,韩又商根本来不及救援,等他想出手的时候,慕容光已经飞了出去。

    眼看夏天宇捡起慕容光落下的兵器进步上前,似乎是要下杀手,韩又商赶紧大喊了一声“狂徒住手”,一掌朝着夏天宇后心打了过去。

    夏天宇脚尖一点,速度骤然加快,躲开了韩又商的一掌,来到了慕容光面前。

    唰唰唰唰!

    手起刀落,四刀划过,慕容光的四肢分别彪出一道血箭。

    本来已经昏迷的慕容光立刻被疼醒,惨叫之声惊飞了不知多少林中飞鸟。

    “你给我住手!”韩又商怒吼一声,又是一掌拍向了夏天宇。他已经动了真怒,慕容光明明已经身受重伤,而夏天宇却依然出手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这阎罗殿的杀手竟然如此狠毒!

    他的这一掌又打了个空,夏天宇轻巧的避开,手一转,刀背朝前,又是四刀挥出。

    咔咔咔咔!

    四声脆响,慕容光的手肘和双膝全都被敲碎,慕容光疼的一翻白眼又昏了过去。

    “住手!”韩又商的眼睛都瞪圆了,喝道,“大胆狂徒,你竟如此狠毒!不怕成为江湖公敌吗?”

    “你脑子进水了?”夏天宇冷笑一声,“他是来杀我的,我给他留了一条命,已经是看在你们通玄府的面子上了,实相的赶紧带着他滚蛋,别趟这趟浑水!”

    韩又商已经气得失去了理智,根本不顾实力和夏天宇有差距,抽出随身的兵器分水峨嵋刺,怒吼道:“你竟然如此不讲道义,今天我定要拿下你这个恶徒!”

    “草!”夏天宇被逗笑了,“通玄府怎么教育出你这种二货?”

    念着穆克劲赠衣送药的恩情,夏天宇收了几分真气,循着韩又商招式上的一个漏洞,栖身而进,瞬间打出了一十三掌,每一掌都打在了韩又商正面的大穴之处。

    若这十三掌打实了,六个韩又商都被打死了,不过夏天宇收了力道,让他只伤不死,同时也把他打得气机紊乱,让他无法再运转真气进攻。

    韩又商“噗”的喷出了一大口血,手中的兵器也掉在了地上,一脸震撼的盯着夏天宇,这真的是慕容光口中先天境三重天的旁门左道吗?这个混蛋明明是扎扎实实的先天境四重天的实力啊!

    夏天宇把手中的刀搭在了韩又商的脖子上,笑道:“韩公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韩又商努力收拢着乱做一团的真气,咬着牙道:“要杀要剐都随你!通玄府弟子绝不求饶!”

    夏天宇忍不住笑了,“剐了你也不能涮火锅……我可没那闲工夫!我再次警告你,不要趟我和燕北阁之间的这趟浑水!”

    他说完,抬起了残枫锐青刃,随手一甩。只听“咔”的一声轻响,这把刀擦着韩又商小腹下三寸之处,刺入了他两脚间的地面里,刀锋齐根没入,只剩下刀柄。

    关键之处感受到了刀锋的凉气,韩又商小腹一抽抽,差点尿出来,他狠狠的瞪着夏天宇,想说两句狠话,但是话到嘴边却根本说不出来。

    夏天宇哈哈一笑,“韩公子,回去后记得替我向你们掌门带个好!就说……我非常的感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