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星空直播间的秘密

作品:《我有星空直播间

    随着老师的一番话,班中一群人的目光,霎时间聚焦在了王潘身上。

    每个人的目光中,都透露着些许叹息与蔑然。

    “咱们班的曾经第一天才,也要去报考机械科了么。”

    “早该报机械科了,他武气强度一直下滑,根本不适合做武修者。”

    前排。

    田晓蓝略微回过头,瞧了眼满脸情绪低落的王潘,一张俏脸也不住微微一叹。

    王潘啊王潘。

    初三时,你以全校第一,八十点的武气强度考入了阳市最好的精武高中,并且在精武高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而现今三年时间过去,你的武气强度却下滑到了六十六。

    我和你的距离,现在越拉越大。

    你再也做不了我那个王潘哥哥了。

    “真是个废物啊。”

    前排的刘伟,也富有象征性意义的看了眼王潘,眼神中嘲讽之意尽甚。

    这位曾经以八十武气强度进入精武高中的天才少年,曾经与田晓蓝青梅竹马的家伙。

    上次的武气强度却只有六十六,如今却只能沦为报机械科的料。

    真不知,是该怜悯他,还是该笑他。

    作为当事人的王潘。

    在听到金大成的话后,心头浮过几分落寞。

    是的。

    六十六的武气强度,连一些初中生都不如,连最次的三本大学都考不上,更何况成为一名武修者。

    距离下次年级测试还有一星期,距离高考也仅剩三个月时间。

    除非有神迹,否则他王潘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

    难道说。

    我王潘真只能去报机械科?

    曾经,我王潘是个众人仰望的天才,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入了最好的精武高中。

    而今,我王潘却是老师嫌弃,众人唾弃的人。

    “别灰心,唐朝大诗人李白说过:天生我材必有用。”

    “各种伟大的史书也告诉过我们,只要努力,我们必将取得成功。”

    “请你一定记住:暂时的困难不是困难!”

    “我相信你,就算成不了武修者,依然能绽放最美丽的烟花!”

    肖刚源源不断的,在给他王潘灌输着所谓至理名言的鸡汤,积极、阳光而向上。

    他极懂得看人表情形态来揣测性格,他知道王潘现在不开心。

    而他鼓励的方式,就是这种鸡汤。

    或者说,这种文绉绉的鸡汤名言,已经成了他嘴边离不开的话。

    只是说不上为什么。

    在心情低落时,感觉人生一片灰暗时,肖刚的鸡汤听在耳朵里反而感觉有点烦。

    ……

    叮铃铃……

    熬了许久,放学铃声终于响起。

    这一天学习修炼,王潘觉得自己体内武气,比先前更少了些。

    他内心很痛苦。

    他现在特别想找个人聊聊天,诉诉苦。

    但发现,在整个学校似乎没有人能听他诉苦。

    至于肖刚?

    诉了苦后,这丫又是一大堆鸡汤,听得头大。

    他回到家里,窝在床上,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打开了星空直播。

    然后打开好友栏,给帅气的阿汪发了一条信息:“阿汪,我的心情有点烦。”

    叮咚。

    “咋了老铁。”

    “来看我直播,托你福,我现在火了,每天一千多的人气。”

    帅气的阿汪发来消息。

    这么牛?

    王潘点进他的主页,而后点进了他直播间。

    这一次,狗模狗样的阿汪,竟然和所有星空直播里的主播不一样了!

    他没有站在一望无际黑乎乎的星空宇宙背景中。

    而是走在了一片汪洋冰层之上,并向众人介绍着:“你们看,这个就是我的家乡,我脚下的我们称之为冰,融化后称之为水,我们家乡的每个人都要靠水吃东西。”

    而后,阿汪又指了指天空:“我们的天空一望无际,那边是我们的恒星,那边是我们的卫星。”

    当介绍完这些,阿汪身形一闪,迅速飞到了一个冰窖之中,冰窖内住着五六个和阿汪差不多的,全身毛发的狗头人。

    “一般我们生活在冰窖里,这里是我们种族的寄居地,很多普通人,包括普通的武修者们都在这里生活。”

    阿汪介绍着它的家乡,而屏幕之上,时不时出现几个星星点点的打赏。

    蓦然间,王潘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这个。

    好像他们居住的地方,真的和地球不一样。

    像他所走的地面,包括他们所住的冰窖,恐怕只有在北极或南极才能见到。

    更重要的是,他们住在这冰窖里,竟然没有穿衣服,依然是披着一层狗毛。

    在阿汪介绍天空时,王潘明显发现,他们的天空没有云彩,没有蓝天,而直接是一望无际的宇宙星空。

    简单来说,他们的天空没有臭氧层!

    只是做个直播而已,没必要投资这么多钱,搭建这么多虚拟场景,找这么多群演吧?

    王潘思来想去,终于给阿汪发了个信息:“阿汪,你生活的不是地球?”

    其实这个问题王潘也问过很多主播。

    但别人人气太高,互动太多,根本懒得搭理王潘。

    久而久之,王潘也就没再问过了。

    不过阿汪却不一样,也算是玩星空直播认识的多年好友了。

    “嗯?什么叫地球,地球是什么。我生活在一个小行星上,我们称之为法兰球,距离恒星较远,我们这里常年都是冰层的。”

    额。

    法兰球?

    常年都是冰层?

    真的,王潘差点就信了。

    不过,他没太大心情去纠结这个问题。

    他退出了直播间,打字私聊道:“阿汪,其实我有心事。”

    “不瞒你说,我本来天赋很好的,十五岁那年本来就是要准备修炼武魂的,但今年都十八了,别说武魂了,我现在武气强度都不断倒退,很焦灼。”

    顿了很久。

    阿汪发来一条私信:“老铁,你在逗我吗?你连武魂都没有,你还一直给我打赏能量星?!!我一直以为你是大佬的!!!”

    “打赏能量星怎么了,不是本来就不要钱么。”王潘又回过去。

    大概王潘是第一个支持阿汪的人,也可能是经过长时间相处,两人有了感情。

    所以阿汪表现的非常敬业,像个老师指导小孩似的:“我的老铁啊!能量石是不要钱的,可能量星全都要钱的!当你打赏后,会从你身体的能量中抽取……我不知道你们那,体内的能量叫什么,反正体内能量就是钱。”

    “同样,你给我打赏能量星,我就能得到你的能量。”

    “难道,老铁你不知道吗?”

    当看到阿汪发来的一长段话时,王潘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