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刘伟说:命运早已注定

作品:《我有星空直播间

    学校的课程大致分为三部分。

    一是武气修炼;二是肉体修炼;三是文化课知识。

    除了武气修炼外,肉体修炼也是必不可少的。

    有的武修者投机取巧,努力钻研武气强度而忽视肉体强度,最终的结果便是……用尽全力的打出一拳,力量倒是不小,但要么骨头太脆直接骨折;要么肌肉拉伤疼了几个月。

    也因此,越好的学校,对肉体的训练便越是苛刻。

    上午的第一节课,便是肉体训练课。

    此刻,学校红铁皮搭建的三号练功房中,分布了两个训练班级。

    王潘所在的高三六班位于练功场东侧;另一个则是高三一班,位于练功房西侧。

    在练功房的东西两侧水泥地面上,分别分布和堆放着单杠、哑铃、杠铃等各种简单而实用的训练器材。

    对于学校高三动辄七八十肉体强度的学生来说,普通的身体训练效果微乎其微,只有借助器材才能让肌肉快速增长。

    譬如自己班的刘伟,便选择了一个三百公斤重的哑铃,正做着扩胸训练。

    而田晓蓝直接选择了四百公斤重的哑铃,在锻炼着她修长美腿的下肢力量。

    再次一些的学员们,则选择了一二百公斤的,分别锻炼着自身的不同地方。

    王潘看着繁杂的训练器材,脑海中不由浮出了《紫罗轮阳功》的三十二个动作。

    其中有十七个动作,便需要借助器材来训练。

    就趁今天,把这几个动作全做了,好好训练下自己的肉体强度。

    王潘的目光在各种器材上不断扫荡着。

    有了昨天的经验,王潘知道在按动身体对应穴位后,做一个动作几乎顶的上平常做两三百个。

    因此,他自然不能选择重达两三百公斤的器具。

    就它了!

    最终,王潘选择了一个只有十公斤重,甚至没有加任何哑铃片的哑铃杆。

    “开始练习出拳!”

    在按动手臂相应的穴位后,王潘双手各持十公斤哑铃杆,抱着散打式迅速对着空气打拳。

    这是很基础的练法之一:负重出拳。

    一旦习惯了负重出拳,当拆除负重后,出拳的速度和力度都会提升很多。

    “喝……喝!”

    王潘迅速挥出两拳,果然,在击出两拳后,立马察觉到肩膀胳膊处一阵酸软感。

    这挥出的两拳,可相当于寻常挥出了两三百拳啊!

    最终,王潘竭尽全力的挥动了十多拳,终于承受不了肉体的酸痛,放下了十公斤的哑铃杆。

    开始第二个动作:负重蛙跳!

    王潘按下大腿根处的两个穴位三秒后,手抱着哑铃杆蹲下身子,开始绕着练功房蛙跳起来。

    只蛙跳了半圈,王潘便憋得脸红脖子粗。

    双腿的感觉,就跟围绕练功房已经蛙跳了一百多圈似的。

    ……

    不得不说,紫罗轮阳功的修炼方法确实节时很多。

    像田晓蓝,哪怕负重四百公斤的哑铃,如今才训练了三个部位;但王潘却已经训练了十个部位,马上要开始训练腰部力量了。

    就在王潘摆好姿势,准备做仰卧起坐时,远处大概修炼累了的刘伟,却朝他走了过来。

    刘伟昂头挺胸,鼻孔朝天,骄傲的模样与他爆炸头的发型倒也相配。

    他负手而立,目光扫过王潘手中十公斤的哑铃杆,以及王潘因训练而尽是汗水的额头,刘伟不禁摇头,嘴中发出嗤笑:“王潘,你丢不丢人,好歹也是咱精武高中高三的学生,用一个十公斤哑铃杆做训练,丢不丢人。”

    地球灵气复苏,十公斤的重量,只适合小学生锻炼力量用。

    他们已经高三,哪怕班里最差的学生,也都还用一百公斤的重物做训练。

    “用十公斤的哑铃杆做训练,才蛙跳半圈,打了十几拳你就不行了。就这体能,我感觉你连机械科都考不上。”

    “就是机械科,也要背着枪弹猎杀魔兽。那些重型武器,动辄都是几百斤。”

    刘伟摇头说着。

    在他看来,只用十公斤哑铃杆做训练的王潘,连扛枪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王潘,真是废了。”

    “他当初咋就以学校第一考进来的,现在肉体训练,都还用十公斤的哑铃杆,小学生么。”

    班中学生也朝王潘的方向看去,嘴里时不时发出些低浅的议论声

    班中同学们也早就注视到了王潘,只是他们和王潘不熟,最多只是心中做些评价,却未像刘伟那般走近了去说他。

    他们看向王潘的眼神里,除了尽数的嘲戏之意外,还多了几分对天才远去的悲叹。

    毕竟,曾经的王潘光芒太过耀眼。而如今的他,却用十公斤的哑铃杆做训练。

    这种反差,令人伤叹而惋惜。

    听着刘伟嗤笑的言语,王潘感觉这家伙可真有点没事找事。

    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当初的风头太盛,当初又和田晓蓝走的太近。

    所以,哪怕有一点小的机会,都迫不及待的来向自己炫耀,来嘲弄自己么。

    “无聊!”

    望着刘伟的王潘心头一声冷笑,嘴中冷冷吐出了两个字。

    被王潘说成无聊,刘伟面色一变,而后突然蹲下了身子,摆出一副端正模样的瞧着王潘,说道:“你知道么,王潘。”

    “我感觉,每个人的命都是上天注定的。比如晓蓝,上天注定她便是天之骄女,高三修出武魂考入清华,成为强大的武修者。”

    “比如我,上天注定哪怕我以后可以为国家做很多贡献。”

    “而你的命运……大概要么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报考机械科。要么,就像你老爸老妈一样,开一家做盖浇饭的小餐馆。”

    刘伟说着,伸手从王潘手中夺过了那十公斤重的杠铃杆,在手里掂了掂后,嘴里发出一声嗤笑,那杠铃杆被他随手一扔,如扔小石头似的将其扔到了几十米外。

    “在我眼里,十公斤的杠铃杆就像小石头一样。而你,抱着它做蹲起,却才做了四五个;才蛙跳了三四十米。”

    “王潘啊王潘,想一想,你真的还要做武修者吗?”

    刘伟摇着头,在语重心长的说道着。

    远处。

    田晓蓝看着还躺在地上的王潘,也螓首微摇,美眸中的失落之意尽显。

    这个曾经的王潘哥哥,再也爬不起来了。

    十公斤的杠铃杆,他现在的身体素质,哪怕连小学生都不如呢。

    也罢,自己早和他不是一路人了,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