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襄市安全局局长方安国

作品:《我有星空直播间

    按父亲吩咐,蒋媚儿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将锡纸剥开,露出了一个黑色的,呈长方形,约五公分长如芯片般的小东西。

    “这枚芯片里边存放着很多灵气。”

    “用你的武气将这枚芯片包裹,然后将卡片内的灵气全部吸收转化。”

    蒋东林说着,面容无比的庄重严肃:“不过一定要注意一点,芯片内部拥有无数的幻影,在吸收内部灵气时一定要全神贯注,用自己的精神力去压制那些幻影,否则你很可能会被吞噬!”

    “好了,你现在试一试吧,我在旁边看护着你。”

    看着父亲严肃的神情,蒋媚儿本能的心脏骤然一缩。

    再低头看那平淡无奇的小芯片时,内心却是翻涛骇浪。

    存储灵气?还拥有无数幻影?

    似乎从未听父亲说起过这个东西的。

    一枚看似普普通通的小芯片,里边到底是什么?

    蒋媚儿心中不断打鼓,但还是如父亲所说,她手握芯片,在武魂的驱使下,体内的武气缓缓渗入其中。

    嗡……

    密密麻麻的灵气充斥其中。

    庞大,太庞大了。

    蒋媚儿约莫下,这芯片内的灵气恐怕足足是自己体内武气的千倍有余。

    难以想象,这么多灵气竟都只存储在这小小的芯片里。

    “尝试着吸收它,切记,一定要精神力记住!”父亲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蒋媚儿也控制旋转着体内武魂,开始将这些灵气往体内输送。

    只是武魂刚一运转,一道道画面顿时凶猛万分的朝蒋媚儿脑海袭去,仿佛要冲垮占领蒋媚儿的脑袋。

    蒋媚儿迅速调动体内所有的精神力,方才堪堪抵住这些画面和记忆的冲击。

    只是那些一个个不属于她的画面和场景,依然留在了她的记忆中。

    记忆里的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怎么自己从未见过!?

    蒋媚儿心中暗暗揣想着。

    …………

    星光高中校长办公室内,孙副校长的神情阴郁。

    本想在精武高中测试会上让其尽失颜面,没想到却半路杀出王潘,反打了星光高中的脸。

    这半月以来,报刊上、阳市新闻上都说了不少批判星光高中的话,致使星光高中名声大毁。

    在孙副校长对面,坐着的是一名穿着白色衬衫,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的少年。

    少年容貌也算端正,只是鼻子稍许小了些,但眉宇间迸射着万丈豪气,整个人自信洋溢。

    “鸿飞,这次我们星光高中的颜面,在一个半月后的少年猎魔赛上,你一定得夺回来!”孙副校长望着对面的少年,面色庄重的说着。

    这少年便是咸鱼直播上,号称第一天才的刘鸿飞。

    只有学校寥寥几人知道,他同样也是一名神念师,且现阶段对念力的感知力已达到了三百多!

    孙副校长直接从办公桌下拿出了两个红色锦盒及一本灰皮书籍。

    “这两个锦盒里,一个装着一枚提升精神力的药物;一个装着一枚提升武气强度的药物;至于书,是我向教育局特意请来的,一本中级剑法。”

    “这些丹药祝你突破中级武者,让你感知的念力粒子突破到五百,应该问题不大。再加上你平常猎魔的经验。这次猎魔大赛,一定要出尽风头!”

    孙副校长缓缓说着,言语中透着尽数的期望。

    对面小鼻子的刘鸿飞接过副校长递来的东西,他目光的豪气与自信丝毫不减:“我高二便在附近郊区猎杀魔兽,至今已猎杀百余头了,无论是猎捕经验还是实力,在同龄之我绝不比任何人差。”

    顿了顿,刘鸿飞神色露出几分好奇:“先前让我们星光高中颜面尽失的家伙,我有关注过,好像叫王潘是么?”

    听到这个名字,孙副校长脸色更阴郁了几分。

    他忘不了在高台上,在被摄像头照着的情况下,王潘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对着自己指手画脚批判的模样。

    “对,王潘!”

    “如果我没猜错,精武高中校长会让他去参加猎魔赛的,因为他也是一名神念师。”

    “只是不知道,他对念力的感知力和你相比如何。”

    听到孙副校长对王潘的介绍,刘鸿飞嘴角微微上挑,露出好看的笑容:“校长放心,我这个年龄,便能感知到三百颗念力的,少之又少。”

    “况且,就猎魔来说,不管是经验还是实力我都胜他太多。这次猎魔赛我自然会比他高,这点无需质疑。”

    刘鸿飞双眸中绽放着神采奕奕的光泽。

    那个曾经中考压自己一头的家伙,如今又成为了对手,真是期待呢。

    三年前中考的帐。

    半月前星光高中的帐。

    这次,新账旧账一起算。

    ……

    距离少年猎魔赛仅剩三天时间。

    如今的王潘武气强度和肉体强度已达到一百四十五左右,即将突破中级武者。

    这一日,放学后的王潘照旧和蒋媚儿一同到师傅家修炼。

    与往常不同,这一日客厅内除了师傅蒋东林外,还多了一老一少。

    年龄长些的约莫四十来岁,穿着宽松的道服,浑身上下散发着超凡莫测的感觉,和第一次见师傅蒋东林的感觉一样。

    在他身旁,还站着一名背后背着一柄约一米长的大刀,约莫十七八岁,短发平头,灰色衬衫,模样呆板的少年。

    他们两人与师傅蒋东林正坐在沙发上,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见到王潘和蒋媚儿回来,师傅蒋东林站起身子,与两人介绍着:“老方,这个就是我闺女蒋媚儿,另一个是我刚收的徒弟王潘。”

    “媚儿,小王。这个是我的老友方安国,以前在边境守护,现在担任襄市安全局局长,你们叫方叔便可;另一个是我这老友的儿子方信。他们这次过来,也是为了咱阳市马上举办的少年猎魔赛。”

    襄市。

    距离阳市次核心区域约有三百公里左右,也属于次核心区域之一。

    他既是安全局局长,地位和师傅地位是相等的,两人实力应该也大差不差。

    王潘上前与两人打着招呼:“方叔、方同学你们好。”

    “嗯?老蒋你竟然收了个徒弟?”

    方安国有些诧异,他瞧向王潘,那对原本无华的双眸刹时深邃似海。

    王潘只感觉被他盯住的瞬间整个人神识一片模糊,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了似的。

    他也是一名神念师。

    而且等级不比师傅差!

    “嗯,这小伙子不错,天赋还可以,也有做老蒋徒弟的资格了。”

    方安国点点头,象征性的夸赞了一句王潘后,那方安国又看向他呆笨的儿子方信,眼神中露出几分骄傲与自豪:“不过,和我儿子方信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些许。”

    这人,对他儿子倒是自信的很。

    “呵呵。”

    “老方你的儿子,那是自然比不得,比不得的。”

    蒋东林象征性的点点头,表示你说的是对的。

    说完王潘,那方安国再次将目光投向了与王潘一同进来的,那五官精致妩媚如妖精般的蒋媚儿。

    方安国一对无华的眸子中,顿时绽放着神采熠熠的光辉。

    “啧啧,不过老蒋你女儿跟传的一模一样,长的是真漂亮!”

    “有个词怎么形容来着?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而且,她的天赋倒也是上等之上。”

    “和我家儿子,也算是绝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