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作弊,还是不作弊?

作品:《我有星空直播间

    当听到葛文山的宣布后,众人再次一阵沸腾。

    “牛比,又一个天才。”

    “跟刘鸿飞的成绩一模一样的,而且他猎捕了三头三级魔兽,刘鸿飞只猎捕了两头。”

    “对,刘鸿飞的相当于在数量上取胜了,质量上还比这个方信稍差一点呢。”

    所有人看待高台上站着的呆笨少年时,目光露出了如看刘鸿飞一样的仰慕与钦佩。

    ……

    哪怕是早已下台褪去衣甲的刘鸿飞,当听到宣布的结果时,他也稍稍愣了一下。

    先前刚出阳市时,他便看到方信一刀斩了一头独角羊,只是以为这会是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却是没想到,这个相貌呆笨的家伙实力竟然这么强,跟自己打成了平手。

    而且综合对比,自己确实是数量取胜,质量跟这个家伙稍差一筹。

    相比二级魔兽,三级魔兽无论是对体力的耗费还是实力的要求,都要高上很多。

    ……

    方安国乐呵了。

    他一直提心吊胆自己的儿子成绩不如刘鸿飞,到时候不好向老蒋家提亲。

    可现在好了,自己儿子跟刘鸿飞成绩一样,甚至质量上还比刘鸿飞强上少许,虽然并列第一,但那也是第一不是。

    啧啧,如果不出意外,等猎魔赛结束,就该是老蒋家闺女嫁过来的时候了。

    方安国扭头瞧了瞧十多米外,那有着精致五官和秀美面容的蒋媚儿,一寻思着她要嫁给方家,方安国心头别提多高兴了。

    ……

    有人开心有人愁,比如现在的蒋媚儿就不太开心。

    她的眉头紧锁着,甚至连散落在额头的发丝都懒得弄到耳后了。

    怎么方信这个笨小子这么强,短短十个小时时间,一百一十三颗魔核,他竟然还真做到了。

    她有些娇嗔而责怪的往人群中,王潘的方向瞧去。

    王潘啊王潘,一会儿就轮到你了,你能超越刘鸿飞和方信成为第一吗?

    如果不能的话……

    蒋媚儿脑海浮现出方信那呆笨的模样,她使劲了摇了摇头。

    如果不能的话,我可能就真得跟你私奔了!

    ……

    现在要说在场诸人中谁的压力最大,毫无疑问,非王潘莫属。

    本来刘鸿飞一百一十三颗魔核就够变态了,王潘甚至已经寻思着,恐怕这次是不能为校争光了。

    不过这倒还是小事。

    关键现在又冒出来一个方信,同样一百一十三颗魔核。

    要是输给刘鸿飞还好说,毕竟精武高中偶尔一次不如星光高中倒也情有可原;可顺带又输给了方信,这问题就严重了。

    到时候师傅逼着蒋媚儿嫁给方信,蒋媚儿那妖精非要跟自己私奔可怎么办。

    王潘感觉压力山大,脑袋都要爆炸了。

    “老铁们,我该咋办啊。”

    王潘分出一丝神识在直播间中问道着。

    “主播,你问问你身边的人,看谁有魔核花钱给买过来。”

    “咦,这是个好方法,主播可以试试。”

    “对的主播,这样你的魔核数量就多了。”

    很快,直播间中一行行弹幕飘过,一群大佬们给自己出着神乎其神的方法。

    呃!

    这好像也是一种方法?

    不过,是不是有点太无耻了。

    王潘心中一阵纠结痛苦,脑海中一正一邪两个小人在不断打架争吵。

    “不行,这太无耻了,这完全就是作弊。”

    站在正义面的小人义正言辞的说着。

    另一个站在反面的小人也不甘落后:“这个社会不就是如此么,为了能够得到更好的资源而努力拼搏,甚至不惜手段。”

    “譬如你辛苦猎杀魔兽,却遭到了同是参赛人员的高矮两人抢劫。如若不是你实力稍强点,运气稍好点,恐怕自己已经在野外成为一具尸体了。”

    反面的小人不断的说服着王潘,外加大佬们的意见先入为主。

    一时间,王潘竟然觉得,这个方法倒也可以试试?

    那不然,就试试吧?

    王潘思索着,如果刨除自己身上的四级魔核,换算下来后成绩跟刘鸿飞和方信大概差三十颗左右。

    按最坏的打算。

    四级魔核能抵十颗,也就是说自己还需要二十颗。

    基本上每个参赛少年,身上有二十多颗倒是正常。

    但是对普通参赛者来说,二十多颗魔核是不可能进入前十的,连进入兵器库和功法库的资格都没有。

    但倘若自己能多出二十颗魔核,如果不出意外自己便能拿第一。

    第一名,不仅可以进入功法库和兵器库,还可以得到两枚纳灵丹和一枚聚神散。

    如果自己将挑选来的功法赠人,再以一枚纳灵丹为代价做交换,应该会有不少人愿意和自己做交换的。

    心中想着。

    王潘扭过身子,看向了身旁的一个少年,窃窃私语着:“喂兄弟,你身上有多少魔核。”

    身旁少年扭头上下打量了两眼王潘,没一脸好气:“我身上算下来估计三十多颗魔核,怎么了。”

    三十多颗?

    找他交换二十颗便完全足够了!

    而且如果以纳灵丹和功法做交换的话,他答应的几率极大。

    就在王潘准备开口提交换一事的时候,他脑海中那个站在正面的小人强烈的谴责着他。

    “你现在和他开口,他如果也答应了,事情也没有被揭穿,平安无事还好。”

    “可他如果没答应你,甚至还举报你了。或者就算答应了你,却因某些意外而导致事情被揭穿,你将会面临什么?”

    “面临头上戴着作弊的一顶帽子,而且你会被直接取消参赛资格,也更丢了精武高中和你师傅的人。”

    “况且,刘鸿飞和方信都没有作弊,倘若你因为作弊而拿了第一,即便是赢了,又有什么意义。”

    “学校和你父母从小就在教你,教你正直、勇敢、努力、责任、承担……武修者精神你忘了么!”

    正义的小人义正言辞的批判着王潘。

    本来已经准备要出口的话,面对正义小人的指责,那些话却生生被王潘卡在了嗓子眼处。

    王潘内心陷入了一股剧烈的挣扎中。

    作弊,还是不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