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无关荣耀,只论输赢

作品:《我有星空直播间

    “我有异议!”

    刘鸿飞的声音让广场上的诸人刹那间全部安静了下来,他们纷纷扭头瞧向刘鸿飞,想看看这位被誉为第一天才的少年要发表什么样的感言。

    高台上,葛文山缓缓问道:“刘同学,你有什么异议。”

    刘鸿飞当即往前迈出了两步,继而扬声道。

    “我刘鸿飞自高一开始便被誉为阳市第一天才,如今武气强度达到了一百六十,同样我也是一名神念师,对周身的念力感知也达到了五百多颗,我相信我的实力在同龄人中不比任何人差。”

    “哪怕是王潘,我也丝毫不比他差。”

    “我抗议不为其它,只是抗议王潘的运气罢了。”

    “由于少年猎魔赛规定范围是阳市附近十公里内,众所周知,十公里范围内多以低级魔兽为主,三级魔兽已是少之又少,四级魔兽更是罕见的很。”

    “我抗议王潘的运气,他在猎魔赛中恰好遇到了一头四级魔兽又恰好杀死但我却没这运气,我只遇到了两头三级魔兽,连四级魔兽的毛都未曾见过。”

    “因此我认为,光凭这头四级魔兽便判定王潘为第一,未免有些太失公正。倘若遇到四级魔兽的不是王潘而是我,那我刘鸿飞也有把握,同样可以带一枚四级魔核回来!”

    没有无脑贬低与挖苦,更没有像曾经的刘伟那般扯出什么作弊。

    所有的话语,最终都归纳于了实力之上,他似是要向所有人证明,所谓猎魔赛以魔核数量论成败完全不可行,实力才是硬通货。

    刘鸿飞的声音高昂而激情无限,每一个字眼都苍劲有力,自信十足。

    听在众人耳中,众人的情绪一刹那被点燃了起来。

    哪怕是高台上的五人,在听闻刘鸿飞的话时也不由暗自点头。

    不管刘鸿飞说的是真是假,他是否真有信心杀死四级魔兽,可光凭说出这番话的激情与自信,都足以判定此少年,未来必是一个真正优秀的武修者胚子。

    甚至于华中负责人葛文山,在此时都升起了怜才之心。

    “那刘同学,你意思如何。”

    葛文山依然不温不火,不急不慢的问道着。

    刘鸿飞嘴角微扬,继续露出那自信张扬的模样,他顿了片刻,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我的意思是,我和王潘当着众人的面比试一场。”

    “倘若我赢了,那我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倘若我输了,那葛主席的所有决定我刘鸿飞不再干涉半点。”

    一字一眼,板板正正,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静静的瞧着台下的刘鸿飞,目光中充满了激昂与热血。

    这仿佛已经不仅仅是一场少年猎魔赛了,而是他们两人恩怨仇恨的一场对比,谁也不服谁的对比。

    哪怕是高台上的葛文山,都被刘鸿飞这一番话说的热血高涨,他再瞧向王潘继续问道:“王潘,你意下如何。”

    王潘嘴角微抿,他缓缓点头,吐出了三个字:“我同意。”

    在这种场合之下,他无法拒绝,也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自己猎杀了一头四级魔兽固然厉害,可用刘鸿飞的话来说,他没有带来四级魔核的原因只是由于运气所使罢了。

    如果自己拒绝,那便相当于承认了自己不如刘鸿飞。

    事实上,对于这个所谓的阳市第一天才,王潘也早有与之比较一番的心思了。

    对王潘而言,这无关荣誉,只是因为想战,仅此而已。

    “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就比试一番吧。”

    当事两人都已同意,葛文山自然没理由拒绝。

    在点头同意后,葛文山对着下方一处空地右手一指,悬浮在空中的巨大人造太阳顿时光芒聚拢,照射在那空地之上,在整个夜幕笼罩的大地上格外显眼。

    而王潘与刘鸿飞两人也皆迈动步子,行至那空地上,两人相对而立。

    “用兵器吗?”王潘问道。

    “你说。”刘鸿飞反问,自信非常。

    “那就用吧。”王潘话落,已抽出了背后那有着一道豁牙的大刀。

    刘鸿飞也不客气,从背后抽出了一柄长剑,两人遥遥而望。

    高台上葛文山、蒋东林五人额头一阵渗汗,这两个家伙可真够大胆的,直接用兵器,就不怕伤到彼此么。

    兵器,那是用来猎杀魔兽和敌人的。

    虽然你们两个有竞争力,可还远称不上是敌人。

    尤其是蒋东林直接踏前一步,用几乎命令的语气说道着:“你们两个,用兵器的话把钢铁衣甲穿上,切磋而已,免得出了人命。”

    说完,蒋东林立马吩咐工作人员扔去了两套四级衣甲,而且是护着头的那种。

    两人无奈,只得穿上衣甲,而后继续相对而立。

    聚光灯下,两人的身影成为瞩目焦点。

    “听说,在中考的时候,王潘便是整个阳市的中考状元,而刘鸿飞仅与王潘只差半分。尽管刘鸿飞这三年来一直被称为阳市第一天才,但恐怕他真正想战胜的,还是王潘。”

    “对,这次猎魔赛本来刘鸿飞信心满满,却因王潘一颗四级魔核功败,搁谁心里都有气。”

    “不过这个刘鸿飞也算一汉子了,他用这种方式来与王潘争第一,这才是一名武者真正该有的。”

    “是的,不耍任何手段,靠拳头说话,这才是武修者!”

    参赛的诸多少年们纷纷指手画脚。

    不管这场比赛谁胜谁败,刘鸿飞的脾性都让众人为之喜欢。

    孙副校长此刻的心情很平淡。

    刚才经历了那么多的起起落落,他如今也看开看透了很多。

    不管最终比赛谁胜谁败,至少刘鸿飞这份血性和性子,也算自己教育的成功了。

    既然他要战,那就战吧。

    无关荣耀,只论输赢。

    蒋媚儿、刘校长、包括高台上的蒋东林等人,也都静静的瞧着被灯光聚焦的地方。

    他们的心情除了些许期待外,多的是一种热血澎湃。

    输或赢,在此刻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

    无论两人谁输谁赢,他们在同龄人中的实力,都已是阳市,乃至整个华中区域的顶尖之人,未来也必然会成为最为强大的武修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