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剑飞云

作品:《天地之七绝

    海边,王天赐站在一块礁石上,望着汹涌的浪潮,他只能为明月岛默哀。

    没多久,女子踏波而来,刹那出现在王天赐面前。

    “分赃分赃!把破袋子还我。”女子伸出手来,向王天赐索要方才的那只袋子。

    王天赐把布袋丢给女子,道:“不用分了,都给你吧。”他对明月岛的几件器物不是很感兴趣,连袋子也未曾打开。

    女子将五阴玉以外的几件器物从布袋中取出,丢在了脚下的礁石上,道:“多少也拿一点吧,不要这么不给面子。”

    王天赐没有立即接话,从脚边招来一把青金色的大弓试了试,道:“弓身雕着日月山河,弓弦硬的难以拉开,应该是青云宫的破天弓!简称破弓好了,这把破弓我就不要了,如今身在泰屿,被青云宫的人看见我拥有此破弓,他们会不喜欢我的!”

    将破天弓丢给女子,王天赐又蹲下身捡起一件衣服道:“这衣服上尽是些鬼画符,破破烂烂的,应该是诸葛家的八卦衣了!你送给欧阳兄吧,这破衣服最适合他了!”

    王天赐放下八卦衣,拿起一颗如火般的珠子道:“火灵洞的火灵珠!可惜与我身体相冲,于你也不合,拿去卖了换钱吧!”

    女子拿着破天弓对着王天赐的脑门狠狠的敲了一记,凶道:“少废话!啰里吧嗦的,赶紧挑一样!”

    王天赐委屈的捂着脑门,幽怨的看着女子,嘟囔道:“这不还有一样吗?”

    王天赐捡起一本不见书名的破书站起身来,随意翻阅了一下道:“竟是一本诗集,诗写的都不错啊!没想到明月岛如此之雅,竟把诗集当做重宝和几件宝物放在一块儿。雅物配雅人,我这么雅的人,就拿这本诗集作数吧!”

    女子不知道这本书的来历,但却知道王天赐眼光毒辣,知道他挑了样好东西。女子白了他一眼,不再说什么。

    天色渐亮,王天赐觉得自己该回去了,他对女子道:“你送我回去吧,我出来这么久,对头该发觉了,估计会在剑山附近派高手守株待兔等我回去。”

    “对头?哪个不开眼的敢得罪你?”

    “曹凰。”

    “六六六,她你也惹上了,这必然是一场龙争虎斗!”女子心灾乐祸道。

    “少废话,快告诉我她的一切!”

    “她是魏国的三公主,封号怡凰,原名曹若,俗名才称凰。近几年才面世,风头很盛,权势滔天,魏国民间盛传她极有可能是魏国将来的主人。她的修为不能确定,但至少是通天之境,也有可能达到脱胎之境了。”

    “原来她是魏国的怡凰公主!没有其他的讯息了?”王天赐问道。

    “没有了,我又不是包打听,哪里知道的那么多。”女子摊手道。

    “那走吧,送我去剑山。”

    女子闻言,抓住王天赐的胳膊,而后踏着绝妙的步法,向剑山飞去。

    山河倒转,风云几变。

    没多久,两人已至剑山。

    剑山之下,只有一个中年人发觉有人极速而来,不过并未容他看清来人,来人便已冲入了剑山之上。

    一道清风突至,女子拽着王天赐瞬间来到了王天赐的住所。

    随后,白沉出现在不远处,全神戒备,凝重的望向女子。

    女子也发现了白沉,但与白沉对视一眼后,便不再理会白沉了。

    白沉目光深邃,见到王天赐与女子是友非敌,才放下心来,转身离去。

    “我走了。”女子对王天赐告别。

    “去吧。”

    “你现在的状态,自己平时要多加心。”女子嘱咐道。

    “知道。”

    “我真的走了。”

    王天赐甩了甩手道:“赶紧的,赶紧的。”

    “没良心的!”女子狠狠敲了下王天赐的额头,然后转身离去。

    这次女子并未用上绝世的步法,走的并不快,王天赐捂着额头,在风中凌乱的目送女子离去。

    “呦,王师弟,这是你媳妇吗?”王天赐隔壁的陈花杰正好起床,正巧见到了王天赐哀怨的目送女子这一幕。

    王天赐听闻,呆呆的望着陈花杰,心中突然想到了很多,这陈花杰太阴了,竟这般造谣!这儿还有个杨影儿呢,被她知道了可不好解释!

    “陈师兄,先找到您自个儿的妻子,再去管别人的媳妇吧!”王天赐神情很冷,毫不客气道,他可不是个吃亏的主。

    陈花杰听王天赐这么说,想到渐行渐远的杨影儿,脸色变的可好看了。然而他并不能说出一句更犀利的话来还击王天赐。

    王天赐一个潇洒的转身,拎着野猪步入自己的屋中,只留下陈花杰独自在风中难受的凌乱。

    野猪依然昏迷不醒,只能确定它还活着。王天赐将野猪扔在一边,上床睡觉去了。

    三个时辰后,王天赐悠悠醒转,他看了眼野猪,见它依旧如此,便不再理会,只是起床走至书桌前。

    拿出从明月岛带出的诗集,王天赐先是随意翻阅了一下,而后拿出笔墨纸砚,坐下开始抄录。

    虽是一本诗集,不过王天赐隐隐觉得,这便是剑山消失多年的七绝剑法!不然,明月岛何以将它放在一堆重宝之中?每首诗都是七言绝句,且诗风与剑仙太像了!极有可能是剑仙所著。可惜的是,唯有字迹不像出自剑仙之手,很有可能是抄录的,不然,其价值不可估量。

    这一整天,王天赐都未出房门半步,他抄完整本诗集后,便是不停的翻阅着。

    然而,纵然王天赐自负悟性甚高,却依然参不透这诗集的奥秘。

    直至天黑,王天赐终是放弃了,但他并不沮丧。他知道,越难参透,这诗集越是宝贵。

    伸了个懒腰,王天赐将桌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而后出门而去。

    白沉的院子中,白沉正在自己和自己下棋。

    “师父,你是有多无聊啊,竟然还能一个人下棋!”王天赐从远处走来,笑道。

    白沉看见了王天赐,抬起头来,笑道:“来来来,那你陪为师下几盘。”

    王天赐摆了摆手道:“不了,我现在头疼。”

    “找我有事?”白沉挑眉道,他觉得王天赐突然来找他,定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平时可都是来也不来的。

    王天赐将今日新抄录的诗集丢给白沉道:“这本应该是剑仙的七绝诗集。昨夜刚抄了明月岛的老窝,自他们那儿拿的。”

    白沉有些惊讶,瞬间想到了很多,道:“抄了明月岛的老窝?莫非今早的那个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盗绝怪盗缺德?!”

    “然也。”

    “哈哈哈!想不到让无数人抓狂的盗绝竟是个如此秀丽的姑娘!实在是有趣,有趣!”白沉大笑道。

    “盗绝的身份你可不能跟别人说起,她可不喜欢让人知道她的身份。这本诗集呢,我觉得应该就是七绝剑法,反正我是参不透,您老慢慢研究着吧,我先走了。”王天赐说完,也不理会白沉了,自顾自的转身离去。

    白沉听闻,从笑意中恢复神色,也不在意王天赐对他的不敬,开始翻阅起手中的诗集。

    听风崖,杨影儿一人正在风中舞剑。

    王天赐还未至听风崖,在他远远的瞧见杨影儿时,便停了下来。

    一袭白衣胜雪,随风而动。

    手中长剑迫人,在月光与漫天星光下闪烁着幽幽寒光。

    那剑意,竟可直冲霄汉!

    可舞剑的人却偏偏与长剑相反,她很出尘,缥缈若仙,似不沾染半点凡俗之气。

    王天赐此刻被杨影儿舞剑的身姿所带动,他隐隐捕捉到了什么,与参悟了一整天的诗集有关。

    可王天赐偏偏没有静下心来参悟。他从白玉瓶中掏出笔墨,将一张白纸定在虚空中,泼墨而狂。

    照着听风崖上舞剑的身姿,王天赐手中墨笔如飞,人墨如一,心无其他任何杂念。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幅玉女舞剑图自王天赐手中完成。

    由于墨迹未干,    一秒记住域名m.3qdu.com

    王天赐并没有将画收起来,他一挥手,画便朝杨影儿飞去。

    王天赐则慢悠悠的向前走去,他微凝眉头,心中似是略有所思。

    杨影儿见到了一幅画自远处飞来,有些疑惑。她停身收剑,然后顺着画的来路,见到了王天赐正慢悠悠的走来。

    杨影儿不自觉的笑了一下,然后把目光从王天赐处收回,望向了那幅画。

    弯月清风,画中女子身姿婀娜挺拔,手中之剑更是欲夺画而出,竟还能隐隐透着剑意。

    杨影儿惊讶,赞道:“好妙的画儿!”

    王天赐此时回过神来,加快了步伐刹那而至,笑盈盈道:“画是影之映,影自画中来。早就说过要送你一幅画,今夜才有灵感,就即兴画了一幅。”

    杨影儿很喜欢这幅画,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欣喜之色,道:“王大哥,实在没想到你的画功也如此了得!这幅画影儿特别喜欢!是影儿见过最好的画了!”

    “今夜见你舞剑,有感触罢了!若论画功,我认识一人,他可比我强多了。”王天赐道,难得的谦虚了一把。

    “哦?谁能如此厉害?你这画我看已经是天上地下难寻了,他还能超过你?”杨影儿有些惊讶,她也算见过许多画了,但王天赐的这幅画,是最有意境的。

    “有机会,我会介绍给你认识的,到时,你便知晓。”

    此时,画已飞落入杨影儿之手,杨影儿不停的看着画儿,爱不释手,脸上的笑容不断,看着尤为动人。

    内容由m.3qdu.com手打更新

    王天赐望着杨影儿欣喜的模样,突然觉得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此时此刻若能永恒,他甚至觉得他可以放弃一切。

    好久之后,杨影儿才恋恋不舍的准备将画收起来。

    “等等,还没完呢!”王天赐制止了杨影儿,他拿过画,将它定在虚空中,又掏出笔来。

    画的右上方,王天赐刷刷刷的写了两行字,字迹如飞,但不算潦草。

    “一剑飞云星恍月,轻衣渺渺是风来。”

    一秒记住域名m.3q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