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傀儡兽

作品:《纯阳小师叔

    天一教众人将塔纳族数人团团包围,地上毒虫乱爬,空中绿雾弥漫。

    钱府众护院赶紧拖着受了重伤的张客卿往远处躲避。

    二流中期的张客卿刚与那些黑袍人照上面,就被人一掌拍飞,若不是另一方那个黑袍老婆婆相救,怕是已经当场毙命。

    其余护院实力更是不堪,脑筋还没转过弯,人已经被打了回来。

    所幸那些黑袍人的主要目标不是他们,再加上老婆婆施救,才让他们都捡了一条命。

    如今也只能躲在一旁目瞪口呆、心惊胆战的看着,试图插手的想法一点都没有。

    没有实力,上去也只能是添乱。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相云望一眼对方两个护法和地上游走的几条一流实力毒虫。

    眼中神色一凝,似是下定了决心。

    沉声喝道,

    “神机弩!”

    几名塔纳二流高手双手之上各有一把小的弩机,组成弩机的构件如同护臂一样包裹着手臂前端和拳头。

    小弩机中飞出一道道带着流光的弩箭将冲上来的天一教弟子和毒人逼退。

    毒人虽然身坚如铁、不知疼痛,但是被那弩箭射中依然能造成很大的伤害。

    每一箭射出都能在毒人身上造成很大的孔洞,几箭下来就能将毒人打的丢掉半边身体以至战力大减。

    随着塔纳族人将弩箭转向毒人的腿部关节,毒人失去战斗力的速度更加快。

    天一教弟子不得不分出精力,用竖笛操纵毒人躲避。

    间或有躲开弩箭靠近的敌人,塔纳族人握起拳头,气灌弩机,弩机瞬间又变身灵兵拳套,将敌人狠狠砸回去。

    塔纳族人不惧尸毒,对付起行动笨拙的毒人来更是轻松许多。

    天一教一方人数虽然众多,一时却也攻不破塔纳的防守。

    若不是天一教护法的一流级别灵宠间或过来偷袭一下,天一教一方说不定还要落在下风。

    一般情况下,战力相持的战斗,人少一方总要吃些亏,更何况,塔纳族人的弩机用的弩箭也是消耗品。

    弩箭细不足三寸长,主要攻击力是依靠内力加持,但是消耗品总归是消耗品,不可能无限补充。

    随着战斗的持续,塔纳族人也慢慢开始精细战斗规划,不敢再开足火力输出。

    局面又渐渐反转。

    随着塔纳长老一声令下,数个塔纳族人齐齐伸出左臂,弩机脱手而出,射向地面。

    数个弩机汇聚在一起,被莫名力量掌控,

    咔咔咔

    随着一阵机括声响,一只半人高的神机弩立了起来。

    看到那巨大的神机弩以及站在弩后开始灌注内力的塔纳弟子,天一教两个护法眼神齐齐一凝

    “小心!”

    话音刚落,一阵咻咻咻的声音射出,一道道远比刚才粗大的弩箭从神机弩中射出。

    那弩箭带着慑人的流光,粗如小儿手臂,射在躲闪不及的毒人身上,瞬间就将对方穿透,并爆出巨大的伤口。

    一只弩箭就能让一个毒人失去战斗力。

    被弩箭射中,就算是二流天一教弟子身上的护身真气,也如破布一般,毫无作用,一下就被重伤。

    两个天一教护法急忙挥手丢出两只蟾蜍,蟾蜍迎风就涨,吹气球一般变成数尺直径。

    然后跳到天一教弟子身边,替那躲避不及的天一教弟子挡伤害。

    五种毒虫灵宠之中,蟾蜍的防御力是最为强大的。

    但是因为有毒人存在,所以天一教弟子在修炼毒虫灵宠时都把蟾蜍优先级放在后面。

    这两只蟾蜍全都是二流巅峰的实力,并未培养到一流,在一流层次的战斗中帮助不大,还得浪费精力操控,所以两人适才并未放出。

    至于那些二流塔纳弟子的蟾蜍,实力更加不堪,拉出来也只是被秒杀的份。

    莫一尘看着随着神机弩出现损失惨重的天一教弟子,恶狠狠的转向相云,冷声笑道,

    “相云,你们好大的胆子!这神机弩可是唐门秘传机关术,唐书雁居然敢把它传给你们就不怕你们被唐傲天灭族吗?”

    “哼!这就不需要你们这些五毒叛徒操心了!”

    相云冷哼一声,语气冷冽。

    族长曾经交代并不需要在意唐门看法,但若是有可能,她也不想在人前显露唐家的秘传机关术,塔纳弱可当不起唐门一怒。

    一个天一教就已经让他们困境重重了,再加上唐门

    只是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塔纳本就弱族人不多,高手更少,身边这几个二流实力族人可是族中的大财富,容不得任何损失。

    相云长老心智坚定,既然已经下了决心,当然不会被轻易动摇。

    迅速收束意念,眼神冷肃的看向身前的两个天一教护法,手掌一伸,又是一条小白蛇出现在手心。

    如同是天一教的灵宠一样。

    “哈哈!真是没见过这么找死的,你们塔纳果然是失心疯了!”

    莫一尘仰天大笑,“神机弩是唐门秘传机关术,五毒灵宠可也是五毒教的秘术。你们塔纳居然盗取西南两大势力的传承,怎么你还以为你们塔纳有我们天一教的实力吗?哼,看来就算不用我们天一教动手,你们塔纳小族也没几天好蹦的了!”

    舒克青道,“五毒教若是知道他们费心庇护的家伙居然在用五毒灵宠之术,不知道会怎么想?那曲云小教主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吧!你可以告诉那曲云,那灵宠之术我们天一教主看你们可怜赏给你们的,让那曲云小教主不要生气哈哈哈!”

    相云道:“五毒教对我们塔纳恩重如山,我们塔纳岂会如你们天一教这种叛徒一样狼心狗肺!”

    手中内力涌入掌上白蛇,眼中亮起无尽神采,环目四顾,冷笑望着天一教众人,

    “这是上天赐予我塔纳一族的宝物,就是为了对付你们这丧心病狂、泯灭人性的畜生!”

    “大言不惭,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来!”

    天一教护法冷哼一声,催动几只一流灵宠加急上前。

    此时也顾不得灵宠损伤,再持续下去,天一教弟子伤亡惨重,长老可饶不了他们。

    相云手杖一挥,几流光飞射而出,快速射向两人,两人急忙闪身躲过。

    突然,一阵心悸感传来,两人急忙快速向旁边掠去。

    那射在地上的流光猛然爆开,一片连绵细针从中飞射而出。

    铛铛铛仿佛打开了魔匣,只见刚才被那些塔纳人射在地上的弩箭起了连锁反应,全都爆裂开来,无数细针交织穿梭,在空中聚成了一个飞针的领域,仿佛这一片空间下起了蒙蒙细雨。

    那飞针细虽然攻击力不大,却能无视护身真气,天一教弟子不防之下,顿时被飞针射中。

    飞针射在身上接触到血肉,再次爆开,将身上炸出一个个伤口。

    就算是毒人依旧不例外。

    不过终究攻击力不足,天一教弟子受伤虽多,却并不足以致命。

    “唐门机关术图穷匕见!不,不对,唐门的图穷匕见并不是这样操控手法。”

    莫一尘说着,转向相云,眼神微眯,“唐门的图穷匕见要更加隐蔽、杀伤力也更大,但是施展手段就比不上这个了如此精细的操控力不是机关能达到的,这里面隐藏有阵法之力!”

    舒克青闻言一愣,随即笑道,

    “看来那个消息居然是真的,你们塔纳果然得到了那个神秘传承!相长老,不如把它献给我们教主如何,到时候你可以在天一教依旧做长老,岂不是比在那小塔纳强多了!”

    “哈哈,两个跳梁小丑也敢如此口气,等你们能活过今天再替你们教主操心吧!”

    相云冷冷道。

    “就凭你这阵法之术?”

    莫一尘说道,“能将机关术和阵法如此融合在一起,塔纳也有有些人才的,可惜你这威力嘛哈哈!挠痒痒吗?”

    相云手中白蛇蓦地亮起一阵白光。

    相云说道,

    “那就让你们看看这上天赐予我族的宝物,腾蛇!”

    随着话落,相云长老手中白蛇蛇头缓缓扬起,作腾跃之相。

    “哈哈,你这灵宠被你养傻了,一点蛇的灵动都没有,还不如毒人灵活!”

    舒克青看着相云手中白蛇嘲讽道。

    “不对,那就是傀儡,不是灵宠!”

    莫一尘惊疑道。

    话音未落,相云将蛇扬起,随后宽大的袍袖中飞出一块块构件,堆叠在那白蛇身上,一层层架构起来。

    等白蛇落地的时候,就如同天一教的灵宠一样涨大了上百倍。

    “用机关制作的灵宠?这就是你们的倚仗,我倒要看看它有什么厉害之处!”

    莫一尘催动灵宠上前,攻向那傀儡蛇。

    傀儡蛇蛇头一张,连串弩箭射出,就如同那塔纳族人手臂上的弩机一样,将一只躲闪不及的灵宠瞬间重伤。

    随后身躯左右游动,灵活地躲开几只灵宠的围攻。

    时而盘坐固守、时而化身炮台、时而腾身扬首、时而扁平如纸。

    浑身的机械构件都是灵矿打制,闪着莹莹精光,坚硬无比,就算一时不备被攻击中,毒液无效、利爪无效、牙齿无效、重击亦无效。

    偶有损伤,体表光华一闪,重又恢复完好无损。

    “怎么可能?”

    看着那仿佛无所不能、无力可伤的傀儡蛇,两个天一教护法顿时傻眼。

    在他们想来,用机关制作的傀儡顶多也就只有皮糙肉厚攻击强之类的特点,论灵活怎么可能比得上真正的活物?

    又不是没见过唐门那笨重的傀儡。

    可现在眼前的傀儡蛇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傀儡怎么可能跟活物一样?”舒克青惊道。

    “这是阵法之力!”

    莫一尘神色沉凝,斩钉截铁说道。

    “阵法?阵法能有如此厉害?”

    “我也不知,看来塔纳得到的那个传承非同小可!”

    “现在怎么办?”

    “我先拖住他,你去杀光那些塔纳人,然后再来解决这个老家伙!”

    莫一尘传音道。

    舒克青点头答应,加快了手上的攻击。

    “如何?这就是上天赐予我塔纳一族的傀儡兽,早晚有一天,要用它们让你们天一教灭亡!”

    相云挥杖打散两个护法的千劫万毒手,狠狠说道。

    “大言不惭!”

    莫一尘眼神一厉,取出一颗丹药,仰头服下。

    “毒神丹?”塔纳长老相云瞳孔一缩,她当然认得这让塔纳族人变得不人不鬼的东西。

    “不错!这可是我立下大功才被教主赏赐的,本是用来突破一流后期所用,现在为了你也只能提前用了。不过只要能杀了你这个塔纳长老,教主定然会不吝赏赐,也不算浪费,哈哈!”

    随着狂笑声,莫一尘浑身气势暴涨,丝丝黑雾从身上透出来。

    莫一尘转头望着飘散的黑雾,深吸一口气,“哼,为了你,毒神丹的药力至少被浪费了一半,你就乖乖死在我手里来报答我吧!”

    “用毒药修炼毒功,把自己练的不人不鬼,好好的五毒教传承被你们给糟蹋了!”

    望着莫一尘暴涨的气势和眼中疯狂的神采,相云不敢大意。

    浑身内力提聚,手掌挥动,一道道真气流光向那莫一尘打去,但是都被舒克青拼命拦下。

    相云使用的武学只是普通的高阶杖法,与五毒教传承的千劫万毒手相比自然不如。

    虽然她内力占优,面对拼命的两人,一时也无可奈何。

    塔纳长老相云在成为塔纳族人之前只是普通的江湖人,内功是家传内功心法、武学也是家传武学,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好在她武学天赋不错,修炼到了一流后期境界。

    塔纳立族之后,因为族小力弱,族中高手良莠不齐,并没有足以倚仗的厉害武学,族长唐书雁曾想把家传的唐门心法传下,交给族人学习,被她劝阻。

    唐门是西南大势力,和五毒教并驾齐驱,若是塔纳学了唐家心法,恐怕灭族就在眼前。

    最后唐书雁传了一式唐家秘传暗器神机术和普通的机关暗器之术供塔纳族人学习。

    据族长所说,传授这些机关之术得到了唐门的首肯只是相云直到现在也不相信那蜀中枭雄唐傲天会有这么大的肚量,哪怕唐书雁是他的亲生女儿。

    后来,塔纳在十万大山里东躲西藏,逃避天一教的追捕,意外发现了一处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