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作品:《 做戏(民国/甜宠)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若要逃,便不能从正门走,否则叫舒家的人看见了,便不叫逃。然而四少在这韶关城说一不二的,并不用看别人的眼色,靳筱不明白他要闹什么。  她只当他是喝多了胡闹,转了身要回去,“不多时就结束了,你再忍一忍。”  四少却抓回她,呼吸间带着酒气,“雨还没有下大,我们要不要翻墙不然一会砖瓦便滑了。”  靳筱听了更要脚底抹油地跑了,要她翻墙,还不如要她去练毛笔字。四少把她揽进怀里,恶霸一样的,带着笑意激她,“你是不是没有翻过墙?”靳筱也不让他,拼了力气的要跑,“我又不用和小姐私会,翻什么墙?”  四少却不听她的,干脆将她扛在肩头,靳筱要叫,四少却无赖般的,“你要叫来让大家都瞧瞧?我可不在意。”  靳筱听了他这话,也忙将自己的嘴捂上,她今日两回捂住自己的嘴,一次惊喜,一次惊吓。四少却做了个助跑,便单手翻了上去。靳筱只听见耳边的风声,刚要叫出来,四少已落了地,同她笑道,“睁眼吧,我们出来了。”  她被放下来,已是墙外的车水马龙,四少在她面前笑得像个傻小子,大白牙都恨不得闪着光,他这身手,被怀疑是采花大盗都不冤枉,靳筱也忍不住狐疑他是否真的干过这样的事。  从前尚且觉得堂堂顔府少爷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可如今看他一个舒家的座上宾,想要提前离席,说明白就是了,还抓着她翻墙出来。不提翻墙,被他抱着偷跑出来的,还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足以可见,四少这人,脑子并不很正常。  靳筱转身,打算回家等他酒醒再说,却不知道怎么走。她又看到四少的那辆车,才想起来四少来时同刘士官吩咐,把车停到舒府的东墙那里,  四少上前开了车门,同她炫耀一般的笑,靳筱便知道是四少预先打算好的。她上了车还一脸狐疑,不知道四少要闹些什么,他耳朵却莫名其妙红了,让她更加困惑,没等她开口,颜徵北却转了身,看着她,一脸的正经和郑重,“你我婚前并没有约会过,所以我想补齐了你。”  靳筱瞪圆了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他又咳了咳,“有人同我说,女孩子都喜欢惊喜。”  其实是顾嫣然同他讲的,可他自然不敢提,四少又看了看窗外的雨,声音又带了些懊恼,“没想到天气不好,原本要和你湖心划船的。”  靳筱才明白那些珠宝,还有旗袍,大约并不是为了舒府的宴会,而是一个十分扯犊子的惊喜。而她还以为舒家有如何了不得的人物,费了心地去打听。  四少费了这么一大圈子,最后让老天不作美给毁了,大概难免丧气,靳筱看他抿起嘴角,便知道他在同自己生气。如此她又展了温柔的笑意,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哦,”了一声,佯装也去看窗外的雨,“我本来就喜欢下雨天。”    靳筱坐在副驾驶上,像个出逃的公主,兴奋地亮着眼睛,他们像两个商量着做坏事的小孩子,四少也扬着少年的笑脸,仿佛他们要去做极坏的事情。  也算不得什么坏事情,不过是去湖边听雨罢了。四少开到了湖边,停了车,身边都是赶着回家的行人,他俩却像两个傻子一样,交握了手,在那里听了许久许久的雨声。  雨落在湖水的声音,落在枝丫的声音,落在昨日刚含苞待放那株花的声音,都这么不一样。  所有的,都很不一样。  靳筱方才喝了酒,此时已有些上头,斜斜依偎在四少肩头,吃吃地笑,又抬头问他,“刘士官会不会找不着我们?”  四少此时也带了酒意,摇摇头道,“找不到他便会回了。”  他俩靠着头,也一起吃吃地笑了,也不知道笑些什么,大约是笑不知道长官去哪里的刘士官,笑舒家,或者笑这雨。  四少蹭了蹭她的脑袋,不经意目光下移,偏眼看到她在这封闭车厢里,因嫌闷热,而解开了旗袍的纽扣,露出了细腻的脖颈。  他的呼吸陡然变热,靳筱也察觉了他的目光,抬头逗他,“你看什么呢?”  她的声音带着撒娇的软糯,和一点点酒后的沙哑,听得四少小腹更升起一团邪火,靳筱向下扫了一扫,看见那隆起的西服裤子,笑容又大了些,“怎么,你又要怪我撩拨你么?”  四少的呼吸落在她的箭头,声音带一点可怜,”是我自己,嗳,”这样四下无人,他撒起娇来都没有顾忌的,“你帮帮我?”  湖边有零星的,匆匆躲雨的路人,可天色已晚,也不过是时不时地经过罢了,并看不见车里,可这种会被窥视的风险,也叫靳筱觉得血液流的很快,仿佛里面叫嚣地都是调皮捣乱的坏因子,因此她便轻手抚了上去。  ----  肉已略

     SK.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