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嘀咕

作品:《小蘑菇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
    安折在车里。
    清晨的曦光从装甲车的天窗洒下来。
    这是他和陆沨一起去深渊的第四次。
    他醒了。
    但他没有起床。
    他也不能起床。
    他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不出去直到陆沨泡好一杯牛奶,放到他前面。
    陆沨问:“好点了吗?”
    安折点头。
    “还疼?”
    安折摇头。
    摇完,又点了点头。
    陆沨微蹙眉来到安折身边伸手拨开他用来裹住自己的薄被子安折任他拨开。
    被子的表面由一种细腻的织物制成,光滑柔软但和晶莹细腻的奶白色皮肤相较,似乎也显得粗糙起来。
    但那皮肤上现在印着交错的痕迹,左边胸膛稍稍往下的位置破了皮泛起大片的红。本来也没什么是安折今早起床穿好上衣衣料却刚好摩擦到伤口,当时疼了一下,小声抽了一口气。
    陆沨拉开抽屉拿了酒精出来用脱脂棉球蘸着清理了一下,涂了药品。
    于是把胸前的皮肤折腾得又红了一片,安折的皮肤太娇气像雨季里新长出来的白蘑菇,一掐就会流出汁水。
    涂完药伤口处凉飕飕,安折重新裹紧了自己的被子,隔着被子被陆沨往身上搂了一下就把脑袋靠在他右边肩膀旁倚着他。
    稍后忽然意识到这人正是那伤口的罪魁祸首,自己不该和他和平共处。
    安折试图抽身离开但已经被陆沨按住了。
    他挣扎无果,过程中又让被子的面料蹭了一下伤口。
    “别动。”陆沨道。
    安折:“”
    这人的语气里不仅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像是批评他不该乱动,可恶至极。
    正好他一抬眼就能看到陆沨的喉结和脖子他磨了磨牙齿。
    就被陆沨搂得更紧了一点,彻底不能动了。
    安折思来想去,还是很不高兴,这不是一时的不高兴,而是很多天来逐渐递进的情绪,他一直想找陆沨的事情。
    正好这次终于有了个值得一提的伤口。
    他闷闷开口:“你好凶。”
    陆沨问,“有吗?”
    安折说:“有。”
    “没有。”陆沨把他扳过来,道,“我已经很注意了。”
    安折:“?”
    假如这都是已经注意了的后果,那您不注意的时候是要把人拆开吃掉吗?
    安折蹙眉,说:“不可能。”
    陆沨:“嗯?”
    “你太过分的时候,我每次都挣扎了,”安折说,“还哭了。”
    陆沨看着他。
    “但你不理我,”安折说,“还会变得更凶。”
    新的一天从被小蘑菇批评开始陆沨低头看怀里的蘑菇。
    声音是软的,娇气,嘀嘀咕咕小声抱怨。
    安折说完了。
    但陆沨还想听他这样说几句。
    于是他问:“还有吗?”
    安折瞪了他一眼,意思是,这样还不够吗?
    “我以为那就是理你的方式了。”陆沨回答。
    安折:“?”
    安折:“还有吗?”
    “有,”陆沨道,“你应该学会控制自己的行为。”
    安折:“?”
    他根本不可能做错任何一件事。
    他直视陆沨,声音冷漠,一字一句道:“你有问题。”
    “你看,”陆沨道,“你又撒娇。”
    安折确认他和陆沨确实有物种的差别。
    如果他能伸手去拿枕头,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枕头扔到陆沨脸上。
    但现在他两只手都被陆沨箍住,只能用目光和这人僵持不下。
    半晌,陆沨先笑了。
    他低头去亲安折的唇角,安折偏过头不给他碰,但被制住。
    先是被抬起下巴深深吻了几个来回,直到呼吸不过来才被放开,接着陆沨去轻轻亲他眼角。
    呼吸拂在耳侧,陆沨不再隔着被子触碰他,右手进去握住他腰侧,那里肯定还有昨晚的红印。
    安折整个人颤了一下。
    安折说:“不要。”
    陆沨:“听不见。”
    安折旧事重提:“那我每次哭的时候,你也看不见吗?”
    “又不是在打你,”这人说,“哭没用。”
    新的一天从腹诽上校开始。
    2
    安折还在车里。
    夜晚的星光从装甲车的天窗洒下来。
    这是他和陆沨一起去深渊的第四次。
    当安折第三次嘀嘀咕咕的时候,上校给出了一个解决的方案。
    他面无表情,往床背一靠:“你自己来。”
    其神色语气,仿佛是在城门口的基因检测处,检测设备旁边,说:“你自己来。”
    安折面对着他,犹豫了一会儿,几条菌丝蔓到上校身上。
    然后他倾身过去亲了亲上校的喉结。
    再然后亲了亲上校的侧颈,思索下一步的举措。
    随即他意识到自己穿着宽松的白色睡衣,但上校还衣衫整齐,于是开始和那几枚衬衫扣子作斗争。
    他和这件衬衫很熟悉,毕竟他是个没有感情的洗衣机器。
    但衬衫并没有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情而网开一面,甚至因为角度问题变得更加难解。
    解开第一个后,他对陆沨说:“你自己解。”
    就像陆沨有时候会对他说的那样。
    陆上校不为所动。
    菌丝又爬了几条上去。
    上校纡尊降贵,慢条斯理给自己解开了第二个扣子。
    安折则继续思索。
    “地下三层出来的人,”就听陆沨的声音里含了点笑意,微微哑,“熟练一点。”
    安折:“”
    他小声说:“我又没学到什么。”
    而且也不能回去重学了。
    “看出来了。”陆沨说话,这人嗓子压低的时候,声音里有个遥遥在上的磁场,安折一个激灵,从耳廓麻到脊背。
    于是他又想起当年的事情。
    他和陆沨刚认识的时候,甚至还亲口说过“我在地下三层工作”这种话,上校回了他一个“哦”字。
    安折很好奇那时候上校对自己的印象。
    仿佛读懂了他的意思,上校道:“那时候不清楚你是蘑菇,想你如果不是在三层做事,没办法在基地活着。”
    他漫不经心扫了一眼安折,继续说:“现在看来,即使是,你也不能养活自己。”
    菌丝再多几根。
    上校停止了说话。
    安折现在最大的心愿是上校能像曾经的那个人偶一样一言不能发。
    他细白的手指搭在陆沨的胸口,想等陆沨解完扣子后去牵他的手。
    然后就看见上校看着那里,似乎也在思索什么而且是那种他思索正事时才会有的神情。
    几秒后,陆沨道:“以前还是被你骗了。”
    安折歪了歪脑袋。
    “慢半拍,不知道猥亵罪是什么,打月薪低于底线的黑工,”上校历数这三件事,若有所思,“这不能用过于单纯和智力有限来解释。”
    安折:“”
    他说:“你停下。”
    但是显然,上校的听力是选择性失常的。
    “那天晚上也很反常,你邀请我住在房间。”
    安折说:“是因为你没有地方去。”
    “问题在于你要把自己的牙刷给我,你完全不懂得人类的社交礼仪。”
    安折不说话,仿佛他的听力也选择性失常了。
    “除非这是你在三层学到的拙劣的调情手段,但那天晚上你很乖。”上校道。
    安折知道上校说的是审判日那天的晚上,他邀请这个人在自己房间睡了一夜。
    他去抱陆沨,额头贴着他的胸膛,那里隔着一层衣料仍然有温暖结实的触感,耳边能听到沉稳的心跳。过往种种,像一场梦一样。
    安折设想了另一种可能。
    “那,”安折说,“假如那时候”
    假如那时候真的阴差阳错
    如果他真的是个地下三层的工作者,又或者他是个没有主见的蘑菇,听从了肖老板的建议,用另一种方式来接近审判者在那天晚上,会怎么做?
    别有用心的异种收留了无处可归的审判者。
    在他们相识未深,甚至互相戒备的时候。
    可又是在那样一个被死亡、抗议与背弃充斥的时刻。
    假如那时候的安折俯身去亲吻陆沨的嘴唇,又或者对他解开上衣的纽扣,他们会怎么样?
    安折不知道。
    他只知道时至今日,想起审判日那天晚上陆沨的背影,心脏还会剧烈地颤动,他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仿佛重回到那一瞬间,血腥味的夜风呼啸过城市。
    于是那种神情又出现在他脸上。
    安静的,忧伤的神色。
    神爱世人。
    神不爱世人。
    床,书桌,这地方的摆设原本就像基地的制式房间,夜里,房间暗下来。遥不可知之处传来风声,像极了那天的晚上。
    那时的安折也是这样,雪白柔软的棉质睡衣,一张不谙世事的脸。
    陆沨的手指按在他肩头,视线仿佛实质,安折先是微微垂下眼睫,复又抬眼和他对视。睫毛轻轻颤了一下,像蝴蝶栖停时花叶细微的抖动。
    陆沨久久凝视着他,像凝视雪原上的暮色。
    直到这暮色降临,安折俯身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唇角。
    无声地,他又去吻他的嘴唇。
    往事明灭。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些未尽之语,但就在这里停下吧。希望两个宝贝以后一切都好。
    简体实体在筹备中啦,写了独家番外也是今天刚写完,挠墙。编辑说大概6月底可以开预售
    新文是西幻向无限流,本来觉得很快能开的,可是这几个月事情有点多,我的拖延症也很厉害,实在是没做成什么,本来说6月就可以开,现在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最迟7月底吧。
    然后就标完结状态啦,等一个完结评分正文完结后也一直有在看各种评价,不足之处下一本加油,谢谢大家
    再会!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