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演

作品:《错轨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下来的课湛翎北听得聚精会神,全神贯注。
    能不能听懂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脑子闲下来,一闲就爱走神,一走神脸皮就往下掉渣。
    邢迈这个人太毒了,伪装的演技明明劣质又不走心,却总是能精准戳人痛处,还让人无言以对。
    放学铃声响起,湛翎北收拾书包准备跟随第一波大部队离开学校,刚站起来,前面的男同学神神秘秘叫住他。
    “嗨,跟你说个事。”
    男生叫喻良杰,长得瘦小,西瓜头,带了个黑框眼镜,笑起来带着隐隐的羞涩:“听说迈神昨晚去上自习了,我待会不回家了,准备去食堂吃点饭然后去理A自习室,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不去。”湛翎北回答得坚决。
    “那算了。”喻良杰叹了口气,有点失望,“我还以为你也是铁粉呢,原来是塑料的。”
    湛翎北:“……”
    走到门口,突然想到什么,湛翎北又走回去,在喻良杰桌上敲了敲,低声问道:“你刚才说迈神昨晚去自习室了是什么意思?”
    喻良杰愣了半天,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难以理解的点,磕绊道:“就…就字面意思啊。”
    湛翎北想了一下,又问道:“迈神平时不去自习室?”
    喻良杰:“对啊,迈神不喜欢热闹,从来不去混班自习室,他平时都在岳老办公室学习。”
    “行,我知道了,谢谢。”湛翎北比了个OK的手势。
    喻良杰再次鼓动道:“机会难得,你去不去啊?”
    “不去。”话音刚落,手机响了,湛翎北看了眼短信上的红点,犹豫了一下,没点开,又把手机塞回兜里,迅速离开了教室。
    骑上自行车一路飞奔,大有落荒而逃的架势。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逃,可能就是觉得去了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大概率会更尴尬。
    直到睡觉前,湛翎北才点开红点,与预感的一样,依旧是占座的信息,连位置都没变。
    【邢迈:理A自习室,D区,A09桌。】
    接下来的日子,每天放学后,他都会收到邢迈的短信,每次都是一样的内容。
    除此每天早上到教室,喻良杰也都会拉着他汇报前一天上自习的情况。
    “迈神真的很拼,每次都是最后一个离开,我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越强的人越努力。”
    “太喜欢迈神了,他专注的样子帅死了,要不是他不喜欢被打扰,旁边座位一直占着,我厚着脸皮也得跑去跟他做一次同桌。”
    “昨天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迈神学习的时候,看了好几次手表,这就是自律的表现,什么时间做什么事卡的很严格。”
    “啊,我要死了,昨晚我坐迈神斜后方,竟然见他三次拿起手机打字,又放下,不知道在等待谁的消息。”
    湛翎北非常佩服这位同学细致的观察力,第一次见到如此痴迷的铁粉,说实话他挺理解不了这种心情的。
    要说邢迈是个女的,他还勉强能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男生对男生迷恋到这种程度,他见的还真是不多。
    最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他坚如磐石的决心,居然在西瓜头一次次嗷嗷洗脑中,慢慢崩裂剥落,竟有点蠢蠢欲动的意思。
    这天下课晚了一些,班主任拖堂讲了会十一之前月考的考试范围,湛翎北一边划重点,一边盯着手机。
    下课后,他收拾完书包又磨蹭了一会,直到吃晚饭的同学陆续回来拿书本去上自习,他才慢慢悠悠往外走,手机一直握在手里,却迟迟没有消息。
    九月的天,褪了燥热,风微凉,吹在身上很舒服。
    不过湛翎北完全没心思感受这些,所有的感官都握在手心里。
    有点后悔,早知道今天会这样,他昨天就应该放下脸皮。
    或者说不完全是脸皮的事情,还有赌气和生气的成分。
    即便他努力转移注意力,西瓜头那句“那得跳级,迈神高三啊”始终印在他心里,被戏耍的感觉耿耿于怀挥之不去。
    还有那天车棚前听到的指控,虽然邢迈有帮他说话,可那种聚堆吐槽集体排外的感觉,他还是会有。
    他没想过要融入他们,也没想过把邢迈从这帮同村校友堆中拉出来据为己有。
    所以那天在车棚外,骑车路过邢迈身边的时候,他的余光里明明注视着邢迈的一举一动,可最终还是没有停下来。
    不想把那个清冷绝尘的少年拖到自己惹的是非中。
    所以诋毁也好,误会也罢,能以此划清界限也挺好的。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从来不去自习室的邢迈会帮他占座,就算是回报之前的占座风波,一次次下来,也扯平了。
    他早就不生气了。
    在自行车前停下脚步,湛翎北又点进短信看了眼消息,最新一条还停留在昨天。
    看着一条条有来无回的信息,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人真是挺没劲的,怪不得人家不愿跟他做朋友。
    手机塞进裤兜里,湛翎北拿出钥匙弯腰解着车锁,伴随“咔嚓”的开锁声,兜里的短信提醒震了一下。
    他差点丢了锁,迅速拿出手机,点开红点。
    嘴角不禁上扬。
    依旧是那条每天如一日的消息,多一个字都没有,此时此刻却让他激动到心如擂鼓。
    重新锁上车,湛翎北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背着书包,快步往自习室走去。
    走到门口,他的脚步慢了下来。
    从包里找出鸭舌帽,戴在头上,压低,像做贼一般,进入自习室。
    自习室挺大的,分为ABCD四个区,湛翎北瞄了眼指示牌,转向D区方向,一眼就看到安安静静坐在偏角里的少年。
    少年依旧穿着件纯白的T恤,金灿的夕阳透过窗户,在他的眉眼间镀上金光,却染不上温度。
    他的指间托着一本书,专注淡漠的视线埋进书里。
    整个人看起来耀眼又清冷。
    湛翎北深吸一口气,抬步向前,刚走两步,林霄从侧门跑进来,很自觉地坐在邢迈身边,卸下书包开始往外掏书。
    犹豫了几秒钟,湛翎北提前止步,不打算跟林霄抢座位,他把鸭舌帽又往下压了压,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拿出作业铺在桌面上,转着笔。
    长这么大第一次怂成这样,湛翎北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倒不是怕林霄,而是在交情上没什么底气,他不想弄得所有人都尴尬。
    隔了两排座位,林霄把邢迈占座的笔记本推到一边,气喘吁吁地说:“我靠,都说你来自习室了,我还不信。”
    邢迈翻了页书,淡淡道:“现在信了?”
    “活人都见着了,我还能不信?”林霄掏出手机对着邢迈拍了张照,点开代菲的微信,发送。
    邢迈头也不抬地把笔记本推回原位:“信了就该干啥干啥去,这里有人。”
    林霄:“……”
    总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林霄反应了半天,突然想起什么,觉得不可思议:“靠,你怎么还跟湛翎北学上了?”
    邢迈没说话。
    林霄边回着妹子的微信,边调侃道:“别告诉我你这座位也是给朋友占的。”
    邢迈:“嗯。”
    “学的还挺像。”林霄模仿着湛翎北的语气,笑道:“你下句话是不是要说:朋友就一个,但不是你?”
    对这种话题实在没兴趣,邢迈看了下时间,合上书准备离开。
    刚抬眼,视线便定格在前排的背影上。
    接了新任务,林霄打开邢迈占座的笔记本,拍了两页学神笔记,心不在焉道:“在我面前就别装了,就你那个性格,是交朋友的人?连我都不敢奢望你把我当朋友。”
    图片发送完,林霄收起手机,终于想起此行的目的,从包里翻出几盒药递给邢迈:“你们班班花买的,不好意思当面给你,在我这发了个快递。”
    邢迈:“药已经买过了,帮我谢谢她。”
    “行吧。”林霄没勉强,直接把药收回去,他也不是第一次帮女生跑腿,邢迈对这种事什么态度,他比谁都清楚,本来也没抱着能送出去的打算,只因不忍心拒绝女生的期待,没办法走个过场而已。
    “我听你们班花说,你今天没上课去吊水来着?生病就多休息休息,这么着急跑来上自习干嘛?”
    “你这种水平还用得着分秒必争?不断了全省高考状元苗子的后路,誓不罢休?”
    湛翎北坐的位置刚好能听见他们的谈话,“朋友”那个问话,邢迈用“嗯”做出回应之后,他手里顺溜绕转的签字笔啪的一声,掉落。
    听到林霄说出“吊水”、“生病”的字眼后,他手里重拾起来的笔,又啪的一声,飞旋到了旁边玻璃窗上。
    心情挺复杂的。
    趁着弯腰捡笔的间隙,湛翎北假装不经意回过头看了一眼,好巧不巧,正好对上邢迈的视线。
    对视两秒,湛翎北先错开尴尬,目光从少年冷白的脸上滑到他粘着白色止血贴的右手上。
    湛翎北突然有点后悔。
    后悔刚才没有厚着脸皮过去把林霄吓走。
    有些冲动趁着时机,做了也就做了。
    可一旦做出选择,并落定下来,再重新提起冲动就困难了很多。
    他从地上捡起笔,伏在试卷上,强迫自己把无焦距的视线凝聚在题目上,多次尝试无果,他拿着笔一个字一个字的划着圈,力道大到几乎要把字给扣下来,强塞进脑子里。
    邢迈顺着湛翎北的视线,才注意到自己右手上的止血贴,捏着边一点一点撕下来,用纸巾包好,塞到书包侧面。
    他都做好了连续占座一个月的打算,没想到湛翎北这么快就给了他台阶,他倒希望再晚两天,因为他今天确实挺疲惫的,本打算坐一会,确定他不会来,就回去休息。
    林霄还在就“丧心病狂的自律”这个话题全方位多角度长篇大论,邢迈提起一丝力气,开口打断:“你确定要坐在这里?”
    思路被打断,林霄后面的话吞到肚子里,回忆了一下刚才听到的话,他莫名觉得这个问题是个熟悉的坑,于是非常没有底气地说了声:“确、定?”
    话音落,便见邢迈起身从他身后绕过,往前走了两排,重新坐下。
    他的旁边,有一个熟悉的背影。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