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带车弩的刺客

作品:《帝尊阁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尾祭之后,封印休假。
    整个朝堂,停摆。
    从腊月二十五,到正月十五,是年假朝休期。
    所有的政务,有条不紊地进行,各地方该呈交的奏折,除军务外不必加急。
    一切,都要等到正月十六,皇帝复印开朝,才算是真正开始上班。
    年下,整个金陵城,充满了和谐的气氛。
    方觉是坐不住的,年下正是各方走动的时间,很多客人到方家庄拜访。
    大多都是冲着老阁主来的。
    帝尊阁的老阁主,如今就住在京城方家庄,这件事情早已传开。
    平日里,有禁军与巡防营维护方家庄,许多人怕被忌惮,也不敢轻易拜访。
    但年假朝休期间,就不必过于在意,各府相互走动实在是正常。
    这段时间里,可以看到奇观。
    譬如,前些日子还在朝堂上针锋相对的两个人,已经聚在一起饮酒作乐。
    御史都不会不开眼,在这个时节随意上奏。
    过年,总是大夏人最在意的一日,谁敢找不痛快,便是与所有人都过不去。
    再十恶不赦的人,也不会在这段时间被处决,不过京兆府衙的地牢,已经关满了鸡鸣狗盗之辈。
    这些日子,最多的就是这些事情,过年期间出行的人都带不少钱,给了贼人便利。
    但巡防营也不是好惹的,抓来的诸多贼盗,甚至塞了一些去禁卫狱。
    “少爷,咱不要轻易出门,路上人太多了,便于刺客藏身。”马车上,典一劝道。
    方觉笑了笑:“又不下马车。”
    今日出来采买,本打算去一趟悬剑司,瞧瞧叶红衣,但悬剑司府衙紧闭。
    除了悬剑司,方觉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道去哪里找叶红衣。
    便让人去查,等明日大年夜,怎么也要见一面。
    “少爷,咱们买得差不多了,后面的车都装不下了。”典一开心地道,他买了一些冶炼兵器的材料,打算自己铸造一些兵器暗器。
    这段时间以来,为了保护方觉,典一消耗了不少兵器,得趁着这段日子补充。
    “那就回去。”方觉躺下睡觉。
    ……
    马车摇摇晃晃,出了城去,突然一阵金石碰撞的锵锵声,将方觉惊醒。
    “怎么了?”方觉噌一下起身。
    典一已经拔剑:“少爷,有刺客!”
    “大过年地行刺我?”
    方觉瞅见,马车四壁,都插满了箭头。
    这马车改装过,加了铁板与水泥,能击穿马车得需要小型车弩以上的兵器。
    说明是军方有人参合了进来。
    “为何行刺?”方觉在马车中怒吼,没有露头,他知道四面都有强弩,露头就完犊子。
    典一已经杀出去了,他留在马车上是靶子。
    马车没办法行走了,留在原地,因为马已经被射杀。
    好在方觉的马车,是四轮,拖车的马倒地了,也不影响马车的平衡,依然可以立住。
    “噗——”
    外面已经杀疯了。
    方觉道:“典一,不要恋战,放烟花信号!”
    禁军与巡防营,都看得懂烟花信号,加入了特殊火药的信号弹,燃烧起来就算在白天也十分醒目。
    “咻——”
    听到方觉说话,典一立刻从腰间拿出一个烟花筒,揭开之后预设的信号弹冲天而起。
    “不要管典一,马车里就是方觉,冲过去杀了他!”
    “杀!”
    “少爷小心!”典一喊道,他被数十人拦住,无法及时支援。
    马车之内,方觉已经将座位下的手枪,装弹完毕。
    淡定地拿着两把枪,对准了马车外。
    要进马车,只有这一条路,只需要守住片刻,典一杀过来就没事。
    “呼……”方觉深吸了口气,握着枪的手有些出汗,他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凶险。
    “倒是有些热血沸腾,来吧,看看你们能否杀我。”
    说着,马车外帘被人掀开,一个带着面巾的凶徒闯了进来。
    “方觉受死!”
    “砰!”
    轻扣扳机,持刀凶徒尚未登上马车内的台阶,便栽倒了下去。
    “别怕,他的火枪只能装一发子弹,继续上!”外面有人喊道。
    听到这话,方觉顿起杀心,能知道火器详情的人,只有朝中上了品级的将官与火枪局的人。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 】
    是谁?
    难道是不想看着火器发展下去的人,想杀了我?
    火器的横空出世,触动了许多人的利益,虽然大夏有了争霸天下的实力,但那些人根本不在意。
    他们不想火器发展起来,因为他们不懂火器,也无法掌控火器。
    在新一轮的战争中,军功归于火器,他们能得到的好处有限,很快靠着火器上位的新勋贵们会替换压制他们现在的地位。
    这如何能忍呢?
    这一点,方觉早就猜到了,所以他总是小心行事,从不敢大意。
    可对方这次,连车弩都拿出来了,显然是图穷匕见,且要毕其功于一役。
    不给方觉任何生机。
    “杀——”
    两人飞身上马车,从高处持长刀,朝着下面戳去。
    “锵——”车顶的强度,也超过他们的预想。
    方觉从窗口伸出手去,连开两枪:“碰碰——”
    一人中枪栽倒,另一人被惊退,摔下马车扭了脚。
    方觉再从窗口伸手,一枪正中其胸膛,瞬间毙命。
    “噗——”
    却不了,缩回手时,一道袖剑飞来,将方觉手腕割伤。
    鲜血顿时喷洒在了帘幕上。
    “糟了!”方觉皱眉,“典一,先拿下弩箭,我能撑片刻!”
    “是!”
    典一的声音远去。
    周围更多杀手聚来了马车边。
    “他的火枪怎么回事,居然可以连发?”
    “我就知道他藏了一手,方觉,今日你必死无疑!”
    “你们去,将马车推到侧翻,趁他摔滚之际冲进去杀了他!”
    听到这话,方觉淡淡地一手拿枪,一手开始为自己穿戴护具。
    甲胄,方觉是有一套的,征北讨逆大将军那一套,他回来后被皇帝御赐的。
    这是合法的甲,方觉整日携带,放在马车内座位下藏着。
    就怕出现这样的事情。
    “嘿!”
    “怎么回事,为何搬不动这马车,好重!”
    “这马车里都装了些什么,为何抬不动?”
    “再来几个人!”
    更多人聚集过来,要掀翻马车,方觉却突然从马车内跳了下来。
    “砰砰砰——”
    对准了马车周围的人,连开十几枪,直到这些人全部失去行动力。
    “他出来了,去杀他!”
    “咻——”箭雨袭来。
    方觉却突然回身,又登上了马车,那些箭射在马车外壁,竟都不能挂在上头。
    几乎全部折断或是被弹飞。
    “该死,这是什么马车,像个龟壳!”
    “大人,我们的弩车被毁了,无法射穿这马车,他又有连发的火枪,我们只怕杀不了方觉了。”
    “这方觉居然这么怕死,防备这么深,快撤,禁军来了!”
    一阵马蹄声远去,方觉随意又开了几枪,没听见任何动静或是惊吓声,才确定他们是真走了。
    可是方觉却没有,任何幸免于难的庆幸。
    禁军的马蹄声靠近了,可马车内与战甲上,全是方觉的血。
    虽然不碍性命,但是他的血可不能被人看到。
    “少师恕罪,鲁信来迟了!”马车外,鲁信的声音,带着自责与恼怒。
    “我没事,带我回方家庄。”马车内,方觉已经放下枪,开始包扎伤口。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