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宁海禅不是真无敌,世间犹有白七郎

作品:《 肝出个万法道君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我念念不忘?果然!宁海禅他早与我惺惺相惜,将我视为平生宿敌!

     不枉我闭关……苦修十年!”

     淳于修闻言大喜,恨不得扬天长啸,以直抒畅快胸臆。

     他竭力压住想要上扬的嘴角,缓缓颔首道:

     “六月初八,朝天门?一言为定!”

     瞅着莫名其妙意气风发的淳于修,宁海禅眉头微皱。

     难道我当年下手没轻重,把这厮脑袋拍坏了?

     打个架激动什么?喜欢挨揍?吃自己的大嘴巴子?

     “宁海禅,我这一次携剑宗神兵南明离火而来,你引以为傲的龙象体魄,可挡不住!

     倘若再小觑我剑宗绝学,定然付出惨重代价!”

     淳于修望向独坐轻舟的那袭天青衣袍,没有隐瞒自己压箱底的手段,反而直言相告。

     神兵南明离火,乃莫师兄亲自交予。

     一是作护身之用,二是谋划剑宗大事。

     有它在手,纵然统领天水府的赵辟疆亲至。

     淳于修也自信可以全身而退!

     众所周知,兵是武夫所持,器是道修所养。

     前者经过匠人掌握火候,捶打铸造,熔炼五金之英,淬炼内里性质。

     兵刃本身具备神异,好似天地生成,表面自然蕴生种种纹路,宛若风雨雷电之形。

     挥动间同时调动元气,甚至改变天象,极大地提升战力。

     一口百锻层次宝兵,足以让二练武者对战三练高手不落下风!

     更别说传世神兵了!

     “哦。”

     宁海禅轻轻点头,语气中分毫波澜也无,好像完全不在意。

     “咳咳,你不是与大匠黎远相识么?让他为你铸一口千锻宝兵,兴许还能跟我过上几招。”

     淳于修没话找话,开始替宁海禅操心,决分生死的关键之战,对方缺少趁手兵刃影响发挥。

     整整十年未曾跟这个毕生劲敌见过了,他于剑宗洞府的枯燥闭关中,不止一次憧憬过,与此人坐而论道,纵论当世。

     唯有如此,才算了却一桩心事。

     “淳于兄,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有一神兵,极少示人,或可与贵宗的南明离火一较高下。”

     宁海禅撇了撇嘴角,一本正经道。

     “神兵?你哪来的神兵!天底下,除了龙庭、上宗、道宗这等大势力,可以铸成神兵,其他门户很难凑足海量材料!

     再者,神兵出世,必然震动天下……”

     淳于修很意外,据他所知,宁海禅的师承并无什么大来头。

     并且窝在穷乡僻壤十年之久,神兵从何而来?

     莫非宁海禅大气运加身?

     得了惊天的奇遇?

     “此神兵名为‘天灵盖’。”

     宁海禅指了指头颅。

     “你……当真不识好歹!”

     淳于修心知被戏耍,不由勃然大怒。

     他好心好意出谋划策,免得到时候宁海禅落败不服,认为自个儿是仰仗神兵之利。

     结果此人狂妄得无以复加,说要用天灵盖抵挡南明离火!

     太过分了!

     “天色不早了,淳于兄,没啥事就早点回去,洗洗睡吧。”

     宁海禅垂首,压根没有拿正眼去瞧淳于修,满脑子都在想刚才跑走的那条红尾大鱼究竟多重。

     倘若超过三十斤,可就不是一個耳光所能解决的恩怨了!

     “哼!宁海禅,迟早教伱身试剑宗神兵的无匹锋芒!”

     淳于修打消意欲邀请宁海禅煮酒论英雄的念头,拂袖而走。

     嗤嗤!

     他周身萦绕的森寒剑气滚荡如雷,轰然一震,撕裂大气。

     瞬间消失于云天!

     “聒噪死了,险些没忍住,又一个巴掌甩过去!

     幸亏收下阿七,当师父后,我养气功夫变得深厚,换成以前,哪能容得他讲这么多废话。”

     宁海禅摇摇头,转而思忖:

     “南明离火剑,往上追溯传了六代……确实有点棘手。

     之后让老秋帮忙,弄个什么板砖、折凳啥的,好砸人的玩意儿。

     每次看到淳于修那张脸,不知道为何,总想抄家伙盖上去!”

     ……

     ……

     翌日,天色泛起鱼肚白。

     “呼,龙虎大丹,果真神妙!”

     打坐修炼整整一宿的白启睁开眼,眸子亮如大星,熠熠生辉。

     “四肢百骸的气血劲力,好像被提纯淬炼过一遍,几乎浸润寸寸血肉……”

     轰隆隆!

     白启每一次呼吸吐纳,浑身骨骼似在震荡共鸣,形成某种玄妙的韵律,带动体壳内的雄浑气血涨落,宛如浪潮起伏,肆意冲刷肉身。

     他盘坐于地,衣袍鼓荡,莫名感觉眉心突突直跳。

     宛若婴孩的神魂胚胎,与澎湃狂涛也似的熊熊气血逐渐相合。

     像是一具凡胎,灌注非凡的神意,萌发独特的变化!

     哗啦!

     哗啦啦!

     原本传习馆前院,清晨的薄雾涌动,轻轻弥漫着一股子冷气。

     当白启张开眸子的那一瞬,浑身毛孔喷薄滚烫热力,好像一座大火炉揭开盖,轰然席卷!

     烟尘扬起,排荡而出,附近树叶都被炙烤得枯黄干瘪!

     “好家伙!这股气血都要冲出脑门,凝聚成狼烟了!欲破三练皮关了?”

     徐子荣推开大门,仿佛整个人迈进热火朝天的打铁铺子。

     他目光一凝,看向正在运功的白启:

     “白兄弟未免也太过勤奋了,天资高,悟性强,还这么刻苦,让不让我们这等平庸之辈活了!”

     徐子荣立在门口,放缓脚步,绕开坐于前厅台阶下的白启。

     “子荣,你观我这徒孙的修行如何?”

     同样一夜未眠的陈行笑吟吟问道。

     “勇猛精进,势不可挡。”

     徐子荣言简意赅,回以八字。

     他余光一瞥,发现陈行脸上竟然带伤:

     “教头,你……”

     SK.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