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乘龙快婿,东床驸马

作品:《 肝出个万法道君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咦!”

     白启定睛一看,果然从那双雪白眉毛下,看到一对奋力怒张的细小眼缝。

     当真睁到最大了!

     “老洪,你的龟镜大法练得越发精纯了,倘若不晓得你底细,真就毫无隐秘可言。”

     陈行抬手按住白启肩膀,像是掸去浮尘,扫灭一缕无形无迹的晦涩气机,轻笑道:

     “俗话说,龟可卜吉凶,镜能别美丑。阿七,你面前这位排帮大龙头武学玄妙,以一门‘三才归元功’为根本,气游于内,神游于外,深谙批亢捣虚之要,专攻变化间隙。

     境界稍微差一点,碰到他就像撞见自家祖师爷,处处受制。”

     这般厉害?

     白启念头一沉,浩瀚心海映照自身,时刻保持不起波澜的止水状态。

     紧接着,他眉心跳动两下,冥冥感应到干瘦老头的目光深邃,似乎蕴含某种奇异力量。

     好似周流不息的阵阵微风,被隔绝在外,难以靠近。

     “陈行,你这徒孙有点儿意思,道武兼修?

     通文馆培养出一个妖孽到没边的宁海禅犹不满足,还打算弄一个小靠山王出来?

     天地玄关可没那么容易过得去,古往今来多少天骄皆因此蹉跎岁月。”

     干瘦老头腰背微微佝偻,如负重物也似。

     只见他背着双手,缓缓踱步走来。

     那双眯眯眼很是专注,仔细打量,看得白启心里直发慌:

     “这老登该不会惦记上我了吧?看我天纵奇才,欲要收为弟子……”

     白七爷顿时昂首挺胸,想以自身的盖世禀赋,狠狠地折服震惊排帮大龙头,给师爷争一口气。

     “你小子气味儿好古怪,很熟悉!陈行,你的好徒孙莫非不是人?”

     干瘦老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瞎扯什么!阿七如假包换的人族英才,少在这里泼脏水!”

     陈行闻言大恼,好端端的,怎么诽谤自家徒孙?

     “有股水运缠身……老夫听说伱徒孙之前在黑河县打渔?”

     干瘦老头收回视线,朝着望角楼的高阁行去。

     “没错,贫户之子,父母早亡,全凭自个儿的本事熬出头,比义海郡十三行,那帮狗屁长房强得多!”

     陈行十分神气,于他看来烂泥塘里摸爬滚打过,出身寒微并非耻辱,反而是一种砥砺。

     真正的浑金璞玉,无不经由红尘俗世这座大烘炉的淬炼煎熬,方能显现光彩。

     “这话倒是没错,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天天打坐修道,饿個一顿没吃饱饭,就已经是他们吃过最大的苦头了。”

     干瘦老头颔首认同。

     一行三人步入高阁,里面门窗大开,江风呼呼倒卷而进,吹动屋檐悬挂的铁马铃铎,叮叮当当清脆作响。

     “怎么上的云雾茶?老洪,衡苏府的灵茶招待其他人兴许够用,但你我这种深厚交情,不把珍藏已久的太湖金镶玉拿来品一品,你好意思么?”

     陈行落座之后,闻着丝丝缕缕的清淡茶香,揶揄说道。

     “呸!厚颜无耻的家伙!我二十年才分一饼金镶玉,自个儿都舍不得喝,哪能便宜你!云雾茶爱喝不喝,还给你挑拣上了!”

     姓洪名桀的干瘦老头颇不耐烦,认真计较,他与陈行、宁海禅这对师徒,还有一段过节。

     若非他们两人,一个硬茬子、一个硬角色,轻易摆不平。

     洪桀这才捏着鼻子,认了冤家宜解不宜结这句话。

     否则,以这位排帮大龙头的暴脾气,早就把尸身装棺材沉进怒云江了。

     “老洪啊,你一把年纪了,多修心养性。总是肝火这么旺盛,气大伤身,小心提前见阎王爷。”

     陈行端起茶碗,顾不得热气腾腾,大口海饮云雾茶。

     白启也有样学样,茶水甫一入腹,好似一团清灵元气散到四肢百骸,令周身毛孔舒张开来,极为畅爽。

     就连神魂胚胎都凝练了,宛若受哺壮大。

     “上次,何敬丰在鸳鸯楼请客,也点了一壶云雾茶,但没这个淳厚。

     排帮不愧是义海郡天字号,招待客人的茶水都这么地道!”

     连着灌了四五碗,白启仍然意犹未尽,诚恳望向坐在上首的洪桀:

     “大龙头,可否再续一壶?”

     陈行心下赞许:

     “徒孙真开窍,还晓得出门在外,吃吃喝喝不能拘束的道理。”

     洪桀眼角抽动,感慨道:

     “你们通文馆真是一脉相承的脸皮厚!”

     白启充耳不闻,做小辈有时候就得拿出混不吝的劲儿,才好跟尊长亲近,整天摆着温良恭俭让的架子,反而没意思。

     这是他与众多老头儿打交道的心得体会。

     “你徒孙到郡城不过三四日,就已轰动义海,踩掉武行,斗垮鲁家,还让道官相中,点评说是资质冠绝诸生员,听着比起你徒弟宁海禅还厉害!”

     洪桀声音浑厚如铜钟,与他干瘦老迈的形象不符。

     “我徒孙的出类拔萃,非凡夫所能知晓。”

     陈行眼角浮现笑纹,阿七可是让陈隐都按捺不住,想要收为白阳道子的盖世之姿,展现给道官、十三行的禀赋,不过冰山一角。

     “差不多得了,老匹夫。”

     洪桀听得牙疼,忍不住骂道:

     “有屁快放,赶紧的!我瞅着你就觉着烦!”

     瞧着洪桀如鲠在喉的难受样子,陈行心满意足,嘴角上扬。

     当年收下宁海禅,那个孽徒桀骜不驯,恣意狂妄,完全没把自己当成师父,纵在外人面前也不给面子。

     哪有阿七这般懂事乖巧,适合显摆!

     “就一小事。你手底下的阿猫阿狗,不知道收了谁的好处,与我徒孙作对,扣了他的货船。

     老洪,管教无方啊!”

     陈行轻飘飘说道:

     “念在你我情分上,这桩麻烦可大可小,你要是能解决,我就不出手了,你若懒得搭理,我不介意代劳。”

     洪桀两条雪白眉毛倏然一抖,脸色沉下。

     排帮的规矩并不像想得那么森严,除总舵以外由他自己坐镇。

     其他的分舵、香堂,多半都是招募的客卿供奉。

     本事大的,给个实权位子;本事小的,挂个虚职名头。

     久而久之,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故而泥沙俱下,良莠不齐的情况,确实存在。

     可洪桀平素也交代过,捞油水要有眼力劲。

     心里得放着一杆秤,谁能招惹,谁不可触碰,必须记牢了。

     “不劳你动手了。”

     洪桀摆摆手,陈行老匹夫一贯心狠手辣,让他亲自上阵,那处堂口估摸着很难再剩下几条活口。

     这厮进义海郡之前,可被叫作“十渡阎罗”,凶名赫赫。

     排帮大龙头招了招手,唤来门外把守的劲装汉子,附耳悄声说了几句。

     大概等到白启喝掉第三壶云雾茶,鸿鸣号货船被扣押一事便有结果。

     洪桀坐在上手静听汇报,片刻后吐出八字:

     “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没过多久,坐在高阁吨吨吨狂饮灵茶的白启,就听见外边传来刀斧砍伐血肉筋骨的细微声音,紧接着又有一瓢瓢泼洒冲洗。

     由于洞开耳识、眼识、鼻识,五感异常敏锐,他几乎能够于心间勾勒出清晰画面。

     SK.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