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夏江请罪

作品:《诸天从宁安如梦开始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谢危的目光微微一闪,却是没有别的举动。

    按照他的计划,面对势大的定国公府薛家,他要做的就是隐藏在暗中不断的扯后腿,上眼药,一步一步地削弱薛家的势力,到最后在一举亲手覆灭之。

    可是现在计划有着改变,像是勇毅侯府的落难,再加上夏江的插入,让谢危突然有着别的想法。

    而且就算是为了燕家父子,谢危也不能够让勇毅侯府如此轻易地被打落尘埃,他现在强烈需要有着盟友。

    他要的只是薛家的灭亡和燕家的兴荣,至于跟谁合作,对方是否有着野心这都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

    定国公薛远有些气急败坏,可是看着周围严阵以待的禁军,他还是不敢妄动。

    以己度人,要是夏江这个时候斩杀了自己,那么无论对方是什么下场他都已经看不到了。

    定国公薛远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他牙关一咬,将圣旨猛地往前一递,恨声说道:“夏将军可前来看一看,是不是皇上的亲手所书?”

    夏江也不客气,接过圣旨一看,很快地又递了回去:“不好意思,国公爷,像是这类抄家灭族的大罪,需要的手续十分繁杂。你的这道圣旨上缺少了翰林院核过的大印,在律法上属于无效的……”

    “还烦请国公爷回去加盖大印,再度前来抓人……”

    “否则的话,我麾下禁军将士可不会轻易地让国公爷将人带走……”

    “……”

    定国公薛远神情震怒,他一生近五十年来从未遭遇过此等离奇之事,竟说皇帝说的话不作数,圣旨还得送回去盖个印再回来抄家。

    当下,他就险些被气了個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五孔七窍里几乎都冒出烟来,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手在抖个不停:“你、你、你……”

    要是面对其他人,薛远还可以凭借自己国公的身份和手中的圣旨硬来。

    但是现在面对的是夏江,且不说其他的,现在勇毅侯府外面拥有着三千禁军,相比较起近百名的勇毅侯府护卫和三百余人的兴武卫,禁军完全占据了碾压的优势。

    除非是皇帝亲自到来,否则的话夏江才是其中当之无愧的主角。

    不过定国公薛远到底是老狐狸,虽然震怒但是没有失态,只是夺过圣旨恨声说道:“罢了,本公这就回宫,向圣上通禀此事,容后再来。”

    说着,他豁然转身就走,再也不望夏江一眼。

    今天的这一出,注定了这两位新旧交替的权贵是无法顺利地融洽,恐怕彼此之间会狠狠地明争暗斗一场。

    夏江看着定国公薛远离开,转过身来望着燕牧、谢危说道:“这件事情我需要前往皇宫一趟,如果定国公的人先来,还请侯爷不要冲动。只要人保全了,其他的一切都还有着希望。”

    “多谢夏将军的仗义执言,燕某铭记于心。日后若有用得着燕家的时候,燕牧父子必将报此大恩。”燕牧一脸神情郑重地说道。

    相比起谢危,这位才是一位真正的正人君子。

    有着这句话,夏江就感觉今天没有白出头。

    临走的时候,夏江和谢危互相望了一眼,然后他便是迅速地离开了。

    ………………

    “末将有罪,请陛下降罪。”

    夏江进宫后,没有二话,直接跪倒在了沈琅的面前,大声地请罪起来。

    沈琅虽然年纪尚轻,但是因为常年生病的关系,两只眼窝却是微微凹陷,稍显纵欲阴鹜了些,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身体不好的类型,丝毫没有年轻人的英姿勃发。

    “哦,你有什么罪?”沈琅望着夏江,声音平静地说道。

    夏江头也不抬:“微臣阻挡了定国公查抄勇毅侯府,并且以翰林院没有加大印之名驳回了圣旨。”

    显然,夏江也知道今天在勇毅侯府的一出很冒险,甚至可能毁了自己在沈琅心中的形象。

    但是他想到十年内要是完不成第三个任务,他照样要死,因此还是狠了狠心去冒险。

    现在,就是他开始进行挽回的时候……

    沈琅望着下面跪着的夏江,神情高深莫测。

    如果说一开始他得到消息的时候确实是有些愤怒,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夏江如此行为必定是有着缘由,这才没有立刻发作。

    这就是经营人设的好处,别人都会帮你找理由和进行脑补。

    “那你说说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沈琅沉声说道

    夏江的心提了起来,知道这是自己的关键时候,不过也没有犹豫地说道:“微臣认为勇毅侯府世代忠良,不可能暗中挑唆通州大军进行哗变,此事必定是另有原因。还有着一个原因就是末将近日翻阅边关的军报,发现大月人不断的在边境挑衅,似乎意有所指……”

    “要是这个时候燕家下狱了,那么边关的燕家军就会成为一个不稳定的因素,很容易在一些心怀叵测人的挑动下,造成更大的事端……”

    “……”

    沈琅听着夏江的话,心中没有半分的波动。

    燕家是否忠诚对他来说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他需要的是燕家的落败,要是燕家没有那样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当他听到大月人有着异动的时候,神情顿时一正。

    如果说燕家只是沈琅的内忧,那么大约就是整个大乾朝的外患,数百年来一直骚扰着大乾朝的边关。

    甚至从大乾朝建国以后,双方之间的战争就从来没有少过。

    往前推个上百年,大乾朝往往都是被打的一方,只能够靠着城墙和关隘死死地挡住大月人的马蹄。

    每一次大月人的扣关,大乾朝都是损失惨重。

    直到近百年来勇毅侯府的出现,狠狠地打了几次的打胜仗,才将大月人给压制了下去。

    为什么都说大乾朝燕家军最为强大,甚至有人说掌控了燕家军,那么就是掌控了大乾朝的江山。

    那是因为燕家军都是在跟大月人的战争中磨砺出来的百战精锐,也是唯一一支能够正面打败大月人的大乾朝军队,独一无二……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