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胡相,您糊涂啊!

作品:《洪武大帝?本太子的傀儡而已!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日,整个皇城中随处可见数队身穿飞鱼服的人在不断飞快地行动。
    在朱棣下令之后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应天府的城门轰然落闸,数名锦衣卫与数百名身披甲胄的士卒共同守在门口!
    而于此同时,整个皇城中的驿馆和客栈全都被锦衣卫包围。
    某座驿馆内。
    山西布政使刚刚穿戴整齐,便听到驿馆外一阵骚乱。
    他连忙走出去查看。
    只是这位布政使大人刚刚露面,便被两名锦衣卫直接制住!
    山西布政使大惊!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
    领头的百户一抖手中的画像。
    “山西布政使崔大人?”
    崔大人怒声道:“正是本官!”
    “无故锁拿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那名百户脸色一变!
    “拿的就是你!”
    “带走!!!”
    崔大人大惊!
    “你们到底是谁?!”
    “是哪个衙门的?!”
    “无故锁拿朝廷命官,本官定要向陛下参你们一本!”
    ……
    ……
    应天府极富盛名的飘香院内。
    数十名锦衣卫挨个房间直接推门而入,吓得其中彻夜未眠努力运动的男女阵阵叫骂!
    但是这些锦衣卫对此无动于衷,甚至连声抱歉得罪都没说,开门之后没见到自己要拿的人,连门都不关,直接就走!
    甘肃布政使刘尧昨夜与两名青楼女子彻夜长谈,方才睡下不到一个时辰,便被吵醒。
    拢了拢敞开的中衣便怒冲冲地走了出去!
    外面正在找他的两名锦衣卫见到刘尧露面,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将其一把揪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刘尧怒冲冲地大声喝问!
    只是两名锦衣卫根本就不理他,一人按住一只胳膊,直接将其带到了楼下。
    领头的百户在对比画像之后,点了点头。
    钳制着刘尧的两名锦衣卫当即就要将其带走!
    刘尧不断挣扎,冲着领头的那名百户喝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凭什么抓我?谁给你们的权利可以不经三法司随意捕拿官员?!!”
    “本官犯了何罪?本官要见胡相!!!”
    啪!
    那名百户直接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刘尧脸上。
    脸上传来的痛感顿时让刘尧清醒了过来。
    他的语气也软了下来。
    “大人,敢问在哪个衙门高就?”
    “本官又是犯了何事,值得诸位如此劳师动众?”
    那名百户被他吵得心烦,再次一巴掌抽在刘尧脸上。
    “闭嘴!!!”
    “带下去!!!”
    钳制着刘尧的两名锦衣卫当即拖着刘尧往外走。
    咔!!!
    见到刘尧还想说话,其中一名锦衣卫十分体贴的一伸手将其下巴拽了个脱臼!
    同样的情形不止一处。
    当日整个应天府的驿馆,客栈,青楼,都有锦衣卫捕拿官员的身影。
    街道之上随处可见一辆辆囚车押送着被捕拿的官员。
    涂节慌慌张张地跑到胡惟庸府上一脸惊恐地说道:
    “胡相,祸事了!!!”
    胡惟庸见状问道:
    “慌什么?”
    涂节径自到了一杯茶水,直接仰头全部灌了下去。
    “那些,那些进京送粮送银的官员,全都被不知从何处来的一伙人给抓走了!”
    闻言,胡惟庸往池塘中扔着鱼食的动作顿了一下,继而笑道:
    “慌什么?不是已经告诉了他们今年如实上缴粮食和银款?”
    涂节痛哭道:
    “胡相啊,他们这次没有按照您的吩咐办,还是带着空印报表来的啊!!!”
    闻言,胡惟庸整个人猛地一怔。
    继而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但是手中向池塘中扔鱼食的动作依旧不停,只是伸向罐子中拈鱼食的那只手抖个不停。
    洒下最后一把鱼食,胡惟庸猛然将手中的鱼食罐子狠狠灌在地上。
    随着瓷器与青石板碰撞的脆响响起,鱼食罐登时便四分五裂!
    胡惟庸心中大恨,仿佛那碎掉的鱼食罐就是那些不听话的官员一般,不顾形象地疯狂一脚一脚狠狠踹在上面!
    “本相让他们踏实纳税,就是不听!!!”
    胡惟庸厉声咆哮道:
    “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
    这些被缉拿的官员中,有他一手提拔起来的。
    也有后来改换门庭投靠他的。
    都是他在大明的根基,如今就这样被连根拔起了?
    他心中不甘,又气又恨!
    “胡相,胡相!!!”
    涂节哭着跪在地上抱住胡惟庸的大腿悲声道:
    “胡相救命啊!!!”
    “那些养不熟的白眼狼,他们,他们绝对会把下官供出来的!”
    “胡相,下官是为您办事的,您得救我啊!”
    胡惟庸看向涂节咬牙道:
    “知不知道是哪个衙门拿的人?!!”
    “是大都督府,还是刑部提举司?!!”
    只要能知道是哪个衙门,不管是大都督府,还是刑部提举司。
    胡惟庸都有办法能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涂节疯狂摇头。
    “不是,都不是,下官也没见过他们的装束,不知道他们属于哪个衙门!!!”
    胡惟庸再次一怔,接着失心疯一般又哭又笑!
    “来了,终于来了!!!”
    “上位的检校!!!”
    “哈哈哈!!!”
    他就知道,以朱元璋多疑的性格,怎么可能会真的裁撤检校?
    原来隐忍多年,目的就是为了等待今日?
    看着胡惟庸的模样,涂节顿时慌了!
    “胡相,您,您别这样,我们这些人,可都指望您了!!!”
    这些年来,胡惟庸做过的那些不法之事,都是通过涂节去做。
    所以不管那些人怎么查,事情最多都只会在涂节这里停住,不会有任何蛛丝马迹指向胡惟庸!
    胡惟庸眼神陡然凌厉了起来,他将涂节一把揪了起来说道:
    “记住!”
    “那些事,都是你指使的!”
    “他们听得都是你的话,明白了吗?!!”
    闻言,涂节瞠目结舌,继而嚎啕大哭!
    “胡相,不!您不能这样啊!!!”
    “下官,下官可都是为您办事的!”
    胡惟庸厉声道:“你先去刑部自首,到时我自会保你!!!”
    胡惟庸不怕那些官员攀咬。
    反正不会攀咬到自己身上!
    这些人也都不是傻子。
    自己还是丞相,肯定会想办法将他们捞出来。
    若是自己被他们攀咬也被缉拿入狱,那他们就没有一点能被保下的希望了!
    涂节此时也想通了其中关节,慌慌张张地站起身道:
    “对,对,我要去刑部,我要去刑部!”
    “这些都是我指使的,都是我指使的!”
    涂节醉意一边喃喃,一边跌跌撞撞地向前府门外跑去。
    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胡惟庸!
    他们做下的那种事一旦被做实,按照大明对贪官的严惩制度,就是他们九族都长了十个脑袋也都砍了!
    所以只能寄希望于胡惟庸能在朱元璋查清这些事之前,将他们保下来!
    涂节走后,胡惟庸独自坐在长亭中,颤颤巍巍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缓缓举起酒杯。
    就连衣襟都被晃出来的酒水打湿而不自知!
    仰头灌下一杯酒,胡惟庸愤然将那只酒杯狠狠摔在地上。
    如此还犹不解气,大袖一扫。
    将整个石桌上的点心,水果,酒壶,全都一起扫在地上!
    整个凉亭中一片狼藉。
    但是却没有一位下人敢上前去打扫!
    唯有两人同时深深地看了一眼胡惟庸,仿佛要将这一幕牢牢刻在脑海中!
    StVqG?I7?r4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