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耳环哪来的?

作品:《香江1966,从九龙城寨开始崛起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黑风高杀人夜,鬼鬼祟祟江嘉豪。
    目标渔船距离岸边的间距有五六米远,中间渔船隔着渔船,四周没有踏板连接,想要悄无声息的靠近,无异于痴人说梦。
    江嘉豪站在岸边犯了难,皱眉脱下皮鞋和外套,藏到一边的草丛里。
    探了探水深,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只留着右手留在海面上,勾着两把手枪,向着渔船靠近。
    “谁?”
    突兀的入水声响起,在夜晚格外清晰。
    四周的渔船上,一个个油灯亮起,有人披着外套出来查看,又嘟囔着回去。
    目标渔船的船尾,江嘉豪正准备冒头,看到渔船里有人出现,又憋气沉了下去。
    渔船边缘,黄义举起油灯照着附近的水面,拎着铁刃围绕着渔船转了几圈,戒备的打量着四周,确认没有什么人靠近,才放心回到船舱。
    黄义身影消失后,过了足足有三十几秒,江嘉豪才脸色涨红的露出水面,轻声喘息着。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慢悠悠地甩着手枪,将枪管里的水渍甩干净,又轻轻吹了吹。
    江嘉豪尽可能把所有的声音压到最低,随后围绕着渔船游了一圈,聆听着里面的声音,却发现里面安静的很。
    慢慢的将手枪放在船边,江嘉豪缓缓离开水面,爬到了渔船上。
    他贴近船舱,继续聆听里面的声音,内部除了轻微的鼾声,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声音。
    “人刚进去,没理由睡的这么快。”
    手枪别在后腰,江嘉豪不敢直立身体,只能在船板边沿匍匐前进,来到了船舱的门口。
    透过狭窄的缝隙向里面望去,船舱内黑漆漆的,明显鼾声又大了几分。
    轻轻推着门,尽量保持极度的安静,江嘉豪准备进船舱。
    就在这时,船舱的门突然被人拉开,江嘉豪本能的一个翻滚,躲到了暗处的死角。
    一名壮硕的身影出现,不是黄义,是一名陌生的南洋人。
    他眯着眼睛,好像刚睡醒的模样,解开裤子放水。
    江嘉豪躲在暗处,看着一道黄汤从头顶呲出一道彩虹线,那臊臭的味道,险些令他干呕,只能捂住鼻子忍耐。
    这南洋人的水量很足,就是后劲不行,呲了一道水线之后,就开始滴滴哒哒的,还分叉。
    那一道道的黄汤甩啊甩的,都甩到了江嘉豪的身上,还好他及时捂住脸...
    小解完毕,南洋人很满意的提上了裤子,弯腰准备回船舱。
    就在南洋人转头的一瞬间,江嘉豪如同鬼魅一般贴到了对方的身后,双掌捂住他的天灵盖和下巴,瞬间用力一拧。
    这名南洋人瞪大了眼睛,连蹬腿都来不及,就被江嘉豪拧断了脖子,拖到了甲板阴暗处。
    确认这名南洋人已经断了气,江嘉豪摘下他腰间的匕首,弯腰钻进了船舱。
    “搞什么嘛你,一个晚上要起好几次夜,你肾...你是..呃~”
    下了船舱,左右两侧是四间房间,左手边第一个门开着,里面亮着微弱的油灯。
    一名陌生的南洋人,正靠在床板上,背对着门口,翻看着涩情小漫画,听到身后脚步声响起,发了一句牢骚。
    这一回头明显一愣,还未来得及叫人,就被江嘉豪捂住了嘴巴,匕首划过喉管,气绝身亡。
    尸体用被子捂住,杜绝了血腥味扩散,江嘉豪随手拿起漫画瞥了几眼,丢在一旁,打量着房间里的格局。
    空间不大,最多两平米的样子,上下铺很拥挤。
    吹灭了油灯,江嘉豪探出脑袋,蹑手蹑脚的来到右边第一个房间,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声音。
    屋内的鼾声超级响,除了鼾声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杂音。
    悄悄拉开木门,江嘉豪透过缝隙望去,上下铺的人正在熟睡,且都是背着门。
    侧身挤过刚好能进屋的缝隙,江嘉豪蹲在了床边等待了一会,随后捂住对方的嘴巴,匕首一划,被子向上一拉,干脆又利落。
    床板轻微的抖动,上铺睡着的人好像做了噩梦,猛然间坐直了身体,就看到身边一道陌生的身影,正对他冷笑。
    这人本能的摸向身边铁刃,却被江嘉豪的闪电五刀刺穿心脏,大口吐着血沫子,向着床下摔落。
    江嘉豪一把扶住了对方的尸体,将他轻轻的放平在床上,捂上了被子,掩盖血腥味。
    连续干掉四个南洋人,江嘉豪的眼神越来冰冷,一股淡淡杀机再也掩盖不住。
    十八个南洋人,难民营附近电死五人,这又干掉四个,还剩下包括黄义等九个人。
    “你们应该庆幸死在我的手里,而不是被社团或者警察抓到。”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中杀意,江嘉豪准备挤出门缝,就听到船外出现了落水的声音。
    “糟了。”
    江嘉豪面色一变,一把推开木门,抽出手枪,见左边第二个门已经被拉开,里面空无一人。
    他拉开右边第二个木门,里面正有一个人刚刚睁眼,似乎也被落水声惊醒。
    这一睁眼,就看到一名拎着匕首的陌生人冲了进来,紧接着便是永恒的黑暗。
    “第十个!”
    快速来到船头,江嘉豪打量着船边逐渐平息的水花,黄义跑了!
    “不愧是从难民营跑出来的家伙,滑得跟泥鳅一样。”
    已经暴露了,江嘉豪索性返回船舱,把渔船翻了一个底朝天,顺便给每个抹了脖子的倒霉蛋都补了几刀。
    就在这时,岸边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咒骂声,江嘉豪透过驾驶室的玻璃向外张望。
    就看到四周的渔船都亮起了油灯,岸边出现一群拎着铁刃,举着火把的马仔,正在一个个相邻的渔船上架着踏板,快速朝着他这条渔船靠近。
    江嘉豪见状没有丝毫犹豫,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在一众马仔登船的前一步,在水中消失了身影。
    “敢有人来我黑泥鳅的场子里闹事,给我找,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个砸碎给我找出来!”
    一跃入海,江嘉豪快速远离渔船,透过海水阻隔,可以看到整个海面上到处都是火把摇晃。
    憋足了气,江嘉豪尽可能的远离船坞,实在憋不住气了,才会浮出水面透一透气。
    还好是深夜,火把的映射范围并不远。
    江嘉豪在远离船坞一公里外的海岸边登录,无力的瘫软在沙滩上,任由一只大青蟹在身边挥舞着蟹钳示威,也没了起身的念头。
    足足缓了好一会,江嘉豪才坐直了身体,抓起身边的大青蟹,像是丢石子似的丢到了海里。
    抽出后腰的两把枪甩着水,忽然眉头一挑,双枪瞬间打开保险,一个转身,就要扣动扳机。
    就在他的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老太太和一个小女孩,二人穿着补丁摞补丁的布衫,身后背着背篓,正在海边捡海鲜。
    这一抬头,就看到江嘉豪举着枪,正戒备的盯着她们。
    少女被枪锁定,本能的要呼喊,被老太太捂住了嘴巴,护在了身后。
    老太太一脸恳求的对着江嘉豪作揖,不断挥舞着动作,似乎是个哑人。
    江嘉豪不懂哑语,但能大致看懂老太太手势的意思,那意思是请放过她们,她们什么都没看到。
    关闭了手枪保险,江嘉豪对着两人摆了摆手,就准备离开。
    忽然快步窜到了少女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吓得她哭声不断。
    老太太拼命的对江嘉豪作揖,将少女护在身后,就要给江嘉豪跪下。
    江嘉豪没有理会老太太,而是盯着少女的耳朵,指了指她耳朵上的一枚珍珠耳环。
    “这枚耳环,你哪来的?”
M.3Qdu。com首发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