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谁敢阻我

作品:《香江1966,从九龙城寨开始崛起

一秒记住【3q中文网 Www。3qd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费尽心力地逃出圣约翰,结果为了救遇到的方欣,又进了“囚笼”。
    当江嘉豪回到病房时,见到脸色铁青的江智涛,无奈地耸了耸肩。
    这次圣约翰的紧急手术铃声,不仅吵醒了所有大夫,也把看守的马仔和警察都惊动了。
    待到他们打开病房门,好吧,屋里没人,窗户都是开的!
    一群保镖和警察都着急了,马仔联系小马哥,警察联系江智涛。
    正在巡街的江智涛听到消息立马赶到医院,在得知江嘉豪自己回来了,还带回一个人送进了抢救室时。
    索性江智涛干脆在病房里等着,等着江嘉豪“自投罗网”。
    病房内的气氛有些凝重,江嘉豪看到桌子上的烟,准备点一根,被江智涛抢过,冷哼道。
    “你是病号,还是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江嘉豪撇着江智涛的表情,胸腔突然多了无名怒火,指了指病房,又扯开衣服,将后背对着他,冷笑道。
    “别说那些,让你试试天天被人盯着,就困在这么一间小破屋子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什么心情!”
    “看看我的伤,都他妈结疤了,我的伤都好了,还让我窝在这里干嘛?养膘吗?”
    “那些医生天天给我抽血做检查,一抽就是十几管,抽那么多血干嘛呀,喝呀?!!”
    “这个地方我呆够了,我不想做小白鼠,我也不想让人当猴子似的,每天24小时盯着,我他妈有人权!”
    “江智涛我告诉你,这间医院拦不住我,只要我想走,谁都拦不住我!”
    江嘉豪多了几分声嘶力竭,这段时间他明明伤口已经结疤,捆绑的绑带都撤掉了。
    可那些医生依旧每天以做检测为理由,一天要抽他十几管血。
    对方给江嘉豪准备的一日三餐都是大补之物,几乎每样食材都有补气血的功效。
    江嘉豪不是傻子,一天察觉不出来,还天天察觉不出来吗?!
    这些洋鬼子医生,一定是发现他体质不同,压根就没打算让他出院,把他当作血包了,想抽就抽!
    江嘉豪不止一次暗示过江智涛,他要离开这里,都被江智涛无视了。
    江嘉豪早就明白,他是社团马仔,身体恢复的BUG早晚会暴露,这是不可避免的。
    但如果一直被困在病房里,那他真的就变成小白鼠了!
    所以江嘉豪逃了,但遇到了重伤的方欣,他又不得不返回最近的圣约翰。
    面对江嘉豪的咆哮,江智涛脸上表情不为所动。
    他将烟盒丢给江嘉豪,侧身与江嘉豪交汇而过,走到门口停住脚步。
    “最后一天,我会把你弄出去。”
    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江智涛推门离开,带走了所有监视的警察。
    病房内,江嘉豪脸上的余怒未消,只剩下冰冷。
    “如果说医院不让我走,是盯上了我的血,那警方不让我走...”
    “呵~黄义逃了,就想拿我做诱饵,凭什么?!”
    “老子一个任务赚你们那点辛苦钱,没有一次不是提心吊胆的,以前为糊口也就算了。”
    “现在~呵呵...”
    江嘉豪摸了摸兜里的支票,一头扎在床上睡觉。
    既然江智涛说给他一天时间,那就给他一天时间!
    第二天一早,小马哥前来探望,与之同行的,还有社团揸数竺雍恬。
    “听说你昨晚跑了?回来之后还发了一通脾气,火气很大嘛。”
    进了屋,小马哥一抖肩膀,身后立马有马仔接过外套,站在角落中一言不语。
    竺雍恬搬过椅子,小马哥坐在了床边,竺雍恬则站在小马哥身后,一副为小马哥侍从的模样,令江嘉豪挑了挑眉毛。
    在字花滩里,揸数的地位高于红棍,低于执事者,小马哥刚晋升双花红棍没多久,怎么做到让竺雍恬唯命是从的?
    这个疑惑只在心里一闪而过,江嘉豪皮笑肉不笑地坐直了身体,将被子拉了拉,做出一副虚弱的模样,微微摇头。
    “憋得久了,发发牢骚也属正常,哪阵风把小马哥吹来了?”
    “你小子,藏得倒是够深!”
    小马哥噗嗤一笑,拍了拍江嘉豪的胳膊:“下月初一,是三年一度,四九仔状元及第(扎职)的日子。”
    “届时与我字花滩和睦的名宿都会到场祝贺,庆我字花滩人杰地灵,才能辈出。”
    “此届扎职与历届多了些许不同,干爹和众位前辈商量了一番,临时推出一个预备红棍的职位,可谓是打破了先例。”
    “红棍进阶的条件有多苛刻,你应该很清楚,做了预备红棍,等你在社团的年限熬满六年,便可直接转正。”
    “阿豪,我还从来没见过干爹如此看重一个人,即便我和大哥都不行,你好好努力,别让干爹失望。”
    江嘉豪闻言一愣,表情变幻不定,立马诧异道:“堂主要推举我当红棍?这不合规矩吧?”
    “规矩都是人定的,干爹这次力排众议,破例推出这么一个职位,也算是一种改革,让社团里更多的兄弟看到进阶的机会。”
    “只要有能力,肯为字花滩办事,即便红棍高高在上,预备红棍也并非遥不可及。”
    小马哥伸手比了一个耶,竺雍恬立马弯腰替小马哥递上一根雪茄,帮其点燃。
    她见江嘉豪眼巴巴地盯着雪茄,又笑着给江嘉豪点燃一根,后者眉开眼笑。
    “瞧你那点出息,这古巴雪茄每个高层每月都有定量,等你做了预备役红棍,每月享受的配额跟红棍是一样的。”
    小马哥瞧着江嘉豪那副享受的模样,摇头失笑,忽又收敛了笑容,一字一顿道。
    “这一届香江社团交流大会如期举行,地点定在万国豪大酒店,时间在三天后。”
    “今天我这个当大佬的过来,除了给你送好消息,也是来接你出院的。”
    “你救了沐婉柔,让字花滩在所有社团面前露足了脸面,干爹准备再分你两个场子,给予你立字堆的权利。”
    对着竺雍恬勾了勾手指,竺雍恬立马从皮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江嘉豪。
    “江字堆?”
    江嘉豪疑惑地翻看着文件,第一页内容如下:
    江字堆红棍:江嘉豪;
    揸数:江绮雯;
    白纸扇:龅牙苏;
    草鞋:黄蒙昂,黄蒙立,阮文杰;
    四九仔:阿大,阿二...
    释义:字花滩盛于明,兴于清,秉承着互助友爱之心,传承至今。
    入我字花滩者,必忠于字花滩,视发扬字花滩为己任,对亲人有爱,视兄弟如手足,不抛弃背叛,如有违背者,全体共诛之...
    这是一份字堆档案,记录了江嘉豪和麾下马仔的名字,详尽至极。
    小马哥见江嘉豪专注地翻看文件,继续笑道:“你作为巡检员,是有资格立字堆的。”
    “香江的社团主要讲辈分,讲资历,没辈分,没资历,挂着个空名头也是有名无实。”
    “看看名单上有没有落下谁,落下的补上,无误就签字按手印,这份文件经过执事者和堂主亲自审核后,会送进祠堂封存。”
    “待到下月初一扎职大会开启,我们字花滩就将多出一位有着独立字堆的预备红棍!”
    江嘉豪不响,只觉得一阵头大。
    什么时候社团里有预备红棍的说法了,江嘉豪就算搜遍了两世记忆,也没听过这个词!
    职位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代表着他离字花滩真正的核心圈子越近,想抽身的可能性越低。
    如果时间推前一个月,江嘉豪得知自己即将成为字花滩预备红棍,会很开心,甚至是骄傲。
    但现在,他犹豫了。
    面对着揸数竺雍恬的注视,小马哥那饱含深意的眼神,江嘉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翻阅文件。
    片刻后,他在上面写下了阿宝和贝蒂的名字,将文件递给竺雍恬。
    别说字花滩了,就算香江任何一个社团,都没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
    他江嘉豪没有资格做预备红棍,龅牙苏做白纸扇更是扯淡,黄蒙昂,黄蒙立,阮文杰三人加起来进字花滩都不到一个月,他们配当草鞋吗?!
    这王老吉到底在搞什么,非要起高调,把他丢到火堆上烤不可吗?!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一名马仔凑了过来,在小马哥耳边低语,小马哥脸上的笑容渐冷,对着竺雍恬使了个眼色,后者离开病房。
    小马哥见江嘉豪一脸的疑惑,冷笑道:“看来有人不想让你这么早离开医院。”
    “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小马哥亲自来接你,倒想看看谁敢阻我!”
M.3Qdu。com首发最新。